FC2ブログ

2008.05.10 23:34

当沉溺越久之后,当某些心情变作习惯的时候,差点忘了喜欢上这个声音的最初。
那种单纯的、没有贪求的倾听和满足,竟可以透明如他的声音,有着让阳光穿透却又反射出更多光束的不思议的温柔。

Everybody knows I love you,
But nobody knows how I love you.




DEADHEAT



声。


原先我还以为这碟会听的有点磕巴,原因是“yusa不适合叔型学者呀”这种非常恶劣的先入为主的印象过于根深蒂固。也许是穷鼠里那个年轻气盛却五分忧伤的今濑让我记的太深刻。但是到真正听着Rob的时候,我才知道那种杞人忧天的“违和感”是多么想当然的自作多情。对不起。

Yusa的演技让我很满意很入神。对Rob好奇心旺盛、为人温和却很有趣的诸多细节的表现给人很“直”也很“真”的感觉,特别是Rob用“虽然像玩笑其实很正经”的挑逗对Yutto展开攻势的时候,表现力也是恰到了好处。

也许说Rob是这张碟中最活跃气氛的角色也没什么不妥。用Yuuto的原话来形容就是“不思议”。这么一个不思议的男人,阳光,随性,感性与理性并存;率直,坦诚,玩笑与正色共演,一直陪在Yuuto的身边,目睹甚至诱导着Yuuto的很大一部分心理变化。Yusa对Rob的演绎拿捏的非常准确,我比较偏爱的细节是那些高调的好奇心,还有对Yuuto似玩却真的真心。

对中村的“无条件溺爱”与对Yusa的“完全OK”在Rob出场后便迅速咬合起来。那些自DL延续下来的爱在这他们新鲜的戏份中急速膨胀着,于全身的毛穴溢出淋漓的快感,兴奋抑制不了。

还有三木的Corvus。撕去了伪装的恐怖分子这次得更彻底了,那种用炸弹享乐的无所谓的声音,被三木说得如此邪气,让人毛骨悚然胆颤心寒。

而安元的声音依旧男前,又沉又力的感觉。先是冰冷如冻结的硬石,后而又如同化开的雪水温柔地抚过复苏的大地,很轻很柔,却饱含着一种难以言喻的生命力。不论是声音本身,还是Dick对Yuuto的感情本身。

至于中村。
不想细数了。我知道人类的语言有多苍白,不够我道出他给我的分秒和毫厘。
不如舍弃倾诉的权利,悉心保存起他的真。



剧。


与DL狭小的空间感不同,DH的故事给人铺陈更广的感觉,丰富化了的舞台背景和地点转换以及第三者的突入,使情节的张弛比DL扣人心弦却又觉得明朗了很多。没有了钢铁牢笼里的森峻和沉闷,却依旧保留了各种追逐的紧张和刺激,以及追逐过程中所牵涉的,感情的动摇与认定。


TRACK A2
本来因为之前大部分是回忆所以我一直在“仅仅是听着中村的声音”边享受边走神的,结果听见Yusa哄孩子的时候魂就被笑回来了。这个Rob好可爱,非常可爱,像个经验丰富的温柔的真爸爸。

Rob对第一次见面的Yuuto提出了“如果是我的友人的话就告诉你Nesan的情报”的条件,想必他在见到Yuuto的第一眼就对这个秀气的亚洲裔FBI产生兴趣了吧。虽然嘴上说着不会协助FBI什么的,其实已经在为“即坚持自己立场又钓到这个美人”做打算了,不愧是老谋深算的大学教授。不过与其说Rob老谋深算,不如说他对自己、对感情的事情很果敢。


TRACK A3
Rob把刚认识的Yuuto带到了同性恋酒吧,其实是有目的地试探Yuuto对同性恋的反应。
之后Rob非常直白地承认了对Yuuto产生了友情以外的感情,并以情报为交换想要对Yuuto索吻。在看到Yutto为工作决定牺牲的觉悟之后却假装打哈哈地说那是在开玩笑。这么一个小小的桥段,巧妙地将两人的性格完现了出来。
Yuuto是个异常认真的人,对某些事情有着近乎执着的坚持,为了这种坚持他宁可舍弃一些无关紧要的、个人的生理或者心理的负面反应。
而Rob则开朗坦诚,看起来很会开玩笑,却隐藏着一种对真正在乎的人的怜惜式的温柔。

被Rob挑逗的Yuuto回去后独自一人躺在床上,腹中烧起欲火。
那是渴求的本能,是想念的证明,是Dick还占有他全部身心的定论。
在Yuuto为自己抚平欲望的时候,嘴里倾吐出的那两个叫做“Dick”的单词,那么渴望释放这段已经积压至临界的思念,那么遗恨梦不得尝的按捺和压抑,那么近乎请求地,宽容自己去想象Dick此时就在这里。
背景里轻得几乎不可闻的颤抖的呼吸,是中村赋予Yuuto的最真实也最脆弱的一面,他不说“爱”,他只说他想他。


TRACK A5
这里有整张碟中最可爱的十几秒。
再次造访曾经的监狱的Yuuto找到了与Dick走的较近的作为Dick协助者的医生。医生开玩笑地对Yuuto讲了Dick曾经养过的狗的事情,在对这只狗可爱的行为进行描述之后,医生告诉Yuuto,Dick说他很像这只狗。
这时候Yuuto的反应很好玩,那种“恍然大悟”后的又惊又怒,虽然只是由中村用短短几秒的迟钝和反问体现出来,但是真的能够想到当时Yuuto的表情有多精彩,一定可爱到让人发疯。这样的Yuuto和中村自己的性格有着奇妙的契合度,于是感觉和想象就更加同步和顺畅了。
还有当时在旁边的Rob,听到医生的话后忍不住笑了出来,还表达了自己的共鸣感。Yusa对这个“忍不住的笑”表现得非常老神在在似的,一点“配音”的痕迹都听不出来,就好像是现实中的场景一样,感觉“真”得让人很舒服。


TRACK A6
Rob从Yuuto的言语中察觉了他和Dick关系并不一般的事实。在Rob步步紧追的询问下,已经积压了很多精神压力而心情低落的Yuuto越来越失去了耐心和自制能力,像一只被掀开了血痂的幼兽开始自暴自弃式的自我贬低和自我伤害,用粗暴的语言说出了在监狱里遭到强暴以及和Dick发生关系的种种过往。
这是这张碟中我最喜欢的一段。
中村对Yuuto的这场暴走演绎得让人叹服。不论是换气的契机还是咬字的轻重,每一个细节都汹涌着Yuuto当时近乎极端的急躁和自嫌,让人绞紧了内脏不知该怎么去心疼这样无助的Yuuto才好。非常怜,非常痛。

Rob用“吊桥理论”为Yuuto解释了他“对Dick的感情究竟为何”的迷惑。在Yuuto为自己“是否是因为特殊环境中才会对身为同性的Dick产生爱情”的动摇中,Rob成功怂恿了Yuuto接受了他的吻。Rob利用Yuuto的迷惑和那种想要确认的决心,终于让Yuuto就范在他们的唇舌交缠中。而Rob进一步的欲望却被自己低劣的玩笑断送,猛然从Rob的诱惑中清醒的Yuuto干脆地拒绝了他。
可以看出Yuuto是个怎样正统和专一的人,或许还有着少许的洁癖,这样的Yuuto正体现了禁欲主义的东方特质,而更多的是,他对Dick的执着依旧丝毫不曾减弱过。


TRACK A7
Yuuto为Nesan的事情来到Neto住所时巧合得到的第一句话竟然是“Dick的话刚刚已经走了”,在由于过分惊愕而停止身体机能的一秒之后便不再多想转身就向街上追了回去的那个时候,Yutto希望与不解参半的独白,急切而焦躁的脚步,还有恰到好处衬出了人海中穿梭寻觅的焦虑以及希望即将破茧却夭折的BGM【独爱这段】,无法不让我为之揪心和动容。
面对那个拼命奔跑在人群中左右张望的Yuuto,Dick是以怎样绝情的残忍选择了视而不见甚至有意退避呢。
当Dick彻底消失得无踪影时,Yuuto又是如何任失望排山倒海,如何把即将夺口而出思念吞回五脏六腑深处呢。
那两声近乎哽咽的“Dick”,又包含着多少失手抓住和擦身而过的憾恨。
这种因为一方的故意避让而造成的两相陌路,也许比那些偶然的错过要令人心痛得多。因为不论对哪一方来说,这都是一种有意识的施予与承受,不是无心,却是无情。

Neto因为和Dick的约定而对Yuuto缄口。没能得知Dick行踪消息的Yuuto还是提出了一个发自内心深处的问题,那便是他想知道 Dick是否一切都好,
中村用一种能够辨别的“假装轻松”的语气道出了这个问题,再次将Yuuto的坚强分毫不差地展现出来。而掩饰在这故作轻松的表情之下的,是他对Dick真心的关切,以及拼命忍下的思念。

而这一轨中让人最觉轻松的是Rob。他在Neto居所里说话的语调和方式像个发现新奇事务的孩子一样可爱,非常直观的体现出了一个好奇心旺盛的犯罪学者寻求研究材料的本性。那种专注与雀跃并存的兴奋,被Yusa用声音表达出来真的尤其可爱。


TRACK B3

酒店大堂里,Yuuto敏感的听觉神经被Dick的声纹触动,那种惊诧与突如其来的喜悦让我也为之激动不已。
而明明看见了Yuuto的Dick确实表情冰冷丝毫没有改变。那么正在为这场重逢感动得不知所措的Yuuto怎样去面对这份失落呢。

回到自己房间的Yuuto在床上辗转反侧,用比祈祷强烈几倍却又比平时的自己软弱几倍的声音反复念着“好像见他”时,在他看不见的地方Dick是否也在这样忍受煎熬。


TRACK B4

知道Dick就在这里的Yuuto终究还是忍不了无法相见相认的煎熬,决定前往Dick的酒店去见一面这个让他每天都在牵挂的人。

Yuuto被Dick首先找到并带到了房间,他迎来的不是重逢的拥抱,而是Dick冰冷的质问和讽刺。Dick用鄙夷的语气认定Yuuto是FBI派来的监视者,更用着低俗又粗暴的说辞曲解了Yuuto“想见他一面”的初衷。
Yuuto一点一点地被Dick带刺的话锋割伤,一点一点地无法再面对这样的Dick。

他知道他伤害他的故意,他知道他拒绝他的理由,他知道他也在承受着同样的忍耐和心痛。
所以他放手,转身,选择离开。
他告诉他“无论到哪里我都会祝你幸福”。

然而在他手握门把的那一刻,Dick还是看他不忍而上前抱住了他,挽留了他,用紧贴着传递的体温告诉了他其实很想他。

Yuuto一瞬空白的大脑和继而夺眶而出的泪水,以及因哽咽的而颤抖的声音,都证明着他此刻的心情是怎样感动到无法用语言表达。

Dick放下佯装的面具后的深情流露,突然间让人有种“只要这两人在此刻紧拥世界怎样都好了”的感动。正如Dick说的那样,此刻就忘了所有,只想彼此。


TRACK B5

短暂的甜蜜终究迎来终点。
Yuuto平静地回到现实之中,却在临别的前一秒对Dick表白了愿意为他放弃所有。但是他们彼此都清楚这是不可能的未来。Yuuto不是一个允许自己如此懦弱的人,而Dick也不想Yuuto为他改变自己的人生。他们的理智与情感,永远是前者上位。
在电梯关上之后,在Dick的身影从视线中消失之后,Yuuto还是忍不住哭了出来。那种幸福瞬间继而又幻灭的痛彻心扉让他忍不住一次又一次地发泄在电梯里。那几声猛烈捶击金属的笨重而沉闷的声响,混合着Yuuto泣不成声的疼痛,把我为他而痛的心脏击成了无数的碎片,一时间无法拼凑完整。


TRACK B6

Dick救下了被人追杀的Yuuto。在这一次真正的分别中,Yuuto向Dick勇敢宣战,说他会比他先一步找到Corvus,将他逮捕归案。
这才是真正的Yuuto,坚强果断,带着骄傲带着不服输的好强,紧紧包裹起“想要拯救Dick”的决心。

也许他现在还预料不到,这样的正视与积极,才是他们之间最具韧性的纽带,虽天各一方却始终相连。

所以注定会有个好的结局。
我等他们最后一场重逢的拥抱,此后再也不会分开。




end.







| 村歩不離 | コメント(2)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本來今晚就極度傷心的我還是被你治愈了一下。
雖然還是用淚水來治愈的。
盡管不知道動畫還能不能聽到。但好在還有DRAMA。-->人要自我安慰的么??

愛他的一切。被他的聲音撕裂。。。。。。。。。。

| 可乐倒了 | URL | 2008.05.11 02:39 |

声音控呢!

| 思 | URL | 2008.05.14 10:36 |

コメントを書く

管理人にのみ表示

↑ページトッ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ページトップ

プライベートモー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