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2008.04.15 21:12

决定通勤,于是身心疲惫。

我终于体会到组长每日往返在埼玉与东京间的辛苦了。
其实他这样折腾除了爱家的原因,还有着“为理直气壮地夜宿中村家找个借口”的嫌疑。肯定的。

do you love me是一场阴谋,我认栽了OJZ
【趁这几天闭关终于静下心好好琢磨了甚多遍……是说我那个边做事情边听DM的习惯真不好哇,日语不好极易走神OJZ】
把DYLM看成一座pikapika的杉悠里程碑我一点疑问都没有。
能把我一直认定的杉悠MODE在短时间内扭转到另外一条路上,电压实在太高了。
死缠烂打厚脸皮攻任性傲娇小火龙受的杉悠场合被这碟一搅和,头也不回地奔向机关算尽大腹攻单纯傻气小撒娇受了OJZ
这天杀的碟啊,还我傲娇的肉肉来TVT
【反复反复反复听肉那句撒娇到一定境界的“頼むぞ~~(波浪调) ”,骨头都散架掉了,谁来帮我重新铸一幅抗折抗扭抗散架抗熔化的金属骨架喂TVT】





DYLM里涉及到“傻气撒娇乙女”进化问题,其实在肉当初爆出自己有多清楚水树奈奈的日程时就应该被警觉了。
居然一直忽略了这个问题,失格,失格。

所谓“一张门票引发的杉悠进化案”。【何!】


我说肉怎么那么清楚水树的日程呢!!!【还一度让我有种某要和水树传绯闻的惶恐,哆嗦的我呀】
原来是埼玉演唱会之后肉肉觉得自己尝到甜头了,回味无穷所以自己主动想接着蹭哩=v=

表:
当天组长那殷勤献的,又是送肉回家又是请吃烤肉还附赠一架ガンダム,哎哟喂可把肉美的。
本来就在事务所的管制下好几天没吃肉了,再加上早盘算着再入荷一架那模型的,这下让组长撞在他弱弱的心坎坎里去了。

等之后过上两天肉自己想通了“其实杉田对我体贴点也不错,能匡就匡能榨就榨有个冤大头在身边还挺方便的”,干脆就顺水推舟的让事态自然进展了。【这哪里“自然”了,不是某组长一手操作的才有鬼呢!】

于是肉肉自觉不自觉地就会往水树那里打听点日程上的消息,看看有没有能让热心的水树再次制造机会的可能,然后他就可以再钓着“其实只是义工兼钱包”的组长“以约会为名”地让自己享乐去了。

他还以为自己才是最潇洒的那个呢!


里:
头号单细胞的肉肉【该死都怪那DYLM让我脑子进水了】,根本就不知道在他自以为“既给杉田做冤大头整死他又给自己享受我真是天才呀”的计划很成功的时候,组长那边厢比他还美几倍呢!

长时间采用公用电波“以布教为名实则是在当众告白”的组长计算了此行为可能造成副作用(指中村更ツンデレ更对他耍脾气)的几率之后,决定针对本人采取一次怀柔软化的作战行动。
这时候水树奈奈的演唱会门票无疑成了万事俱备之后等的那个“东风”唷!【谁知道那票是水树别有用心给的还是组长居心不良要的……】

于是卯足劲一搏的组长在一起看完演唱会之后的愉悦中用“烤肉”和“ガンダム”成功施行了“尾随并留宿中村家”的计划,然后再顺着肉被钓得很HIGH的心情把两人之间气氛炒到了有史以来最融洽点,给肉留下了甚多美好的余韵。

这样就算晚上办事不成起码也瓦解半边防线了。【喂那边的谁我听到了,“枕边风”什么的绝对不是用在这种场合的!因果关系暂不成立!】

于是,半壁江山被组长怀柔计划瓦解了的肉在回味起组长给的甜头时开始寻思着“还想要多舔舔”。
就这样,组长改变战术后酝酿出的“诱劝+调教”计划起步之初就颇见成效了。


于是表里综合的结论是:
已经会自动上门的肉在为自己“今天也去坑蒙杉田吧”而高兴的时候,根本不知道组长早已经在“暗自笑得很玩味”等着他了=____,=

【可恶呀这不跟DYLM里面“欢快地去买咖啡”的肉和“窃笑地着看肉HIGH着去的背影”的组长有着异曲同工的比秒么OJZ
这碟究竟是几时录的哇!也许那时候某些事情已经不属于组长的妄想范畴了T皿T】
“调戏与被调戏”大概就是用在这两人如今的场合的。
奥哟单纯的肉肉你太可怜了TVT

| 村歩不離 | コメント(14)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我...我窜门(PIA飞)

看的我捶桌不停 太受教了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能匡就匡能榨就榨有个冤大头在身边还挺方便的
这句笑到不行 不过某组长肯定笑的更开心 =V=

果然某肉太单纯了么(DYLM严重中毒反复听了N遍的人)

再顺便喷一下你的版头XD

| 文 | URL | 2008.04.15 21:34 |

@o@
原来版头会换的...惊!
刷ING(-->拖走)

| 文 | URL | 2008.04.15 21:36 |

啊哈哈哈 A(因为在你的地盘所以这么叫)你太油菜了(我已经崇拜到失语了)
最近真的觉得某人其实单纯到一定的境界 真的是被骗了还沾沾自喜的类型 真的是乙女心的小动物orz
至于某组长的大胆告白 反正我之后一定要努力做到毫无反应 要不然十个胆子都不够被他吓的= =
另外得考虑下奈奈的动机 为什么会邀请非同一个事务所的杉田呢 而且还是和肉两个人去的 这么一想不得不说杉田得到了大家多大的照顾啊
然后在会场还碰到sj的staff 虽然某组长好像觉得有点尴尬 但他那喷笑出来的口气暴露了一切 心里肯定美死了= =+
“你们看 不是吹的吧 我和中村一起来看演唱会哦”= =+

| nuna | URL | 2008.04.15 21:41 | 編集 |

因为水树是腐女= =+

| sanki | URL | 2008.04.15 21:55 |

近水楼台先得腐啊~~~
从某CP的案例就可以看出水树是如何地……

就某种意义上来说超慕的啊(捶地

| sanki | URL | 2008.04.15 21:57 |

DYLM可以留作教材。。。
連我不腐的朋友都會說這明明是打著安全無害的幌子四處傳播病毒的典型。。
組長您還真是細菌標本==

啊,原來版頭真的會變?!

| 凜 | URL | 2008.04.15 22:29 |

同文,我惊讶地发现版头的GJ,于是刷了好几次(喂,火星人勿乱入!),^-^

开始心想,这个题目忒诡异,上山下乡的某A对啥演唱会有执着但又开头HC了DYLM一堆……
——势必你得原谅我的不器用。
后来翻到了继续……看完了之后,我只想说,我想在半夜2点钟大家都睡着的宿舍里打滚&嚎叫……
A你一定要和毛毛好好相手下,给我们来个最丰盛的杉悠丰盛精神粮食才行!
要啥我们就给啥,坚决做你们的应援!!

对于那场众人皆知众人皆萌众人皆腐的演唱会事件,仔细想想那天是某人多么难得高兴的日子啊——某人老是不要死啊人生苦多乐少啊之类的,却能那么开心,开心到把明明一直很避讳的某组长大头照给大大咧咧贴在日志上,说明了那天他真的很尽兴,而某组长的计谋完全得到了实现!XD。于是从那天起到这几个月,估计私下里某肉对某组长好了许多然后再次导致某组长暴言频繁。而“吃人嘴软拿人手短”这道理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XD——某肉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在再傲娇时也只能少了点锐气多了点不由自主的撒娇,那某组长更是随乾而上乘机再要求多点福利(XD!)。。。。于是一个循环链就是这样形成的。

演唱会事件→肉&ガンダム→尝到甜头的某肉开始像小动物般把某组长当成了善良的好凯的饲主→某组长计划得逞开始暴言→也许有点觉悟但继续沉浸在美好回忆&幻想中的某肉一定程度上保持了纵容的态度→某组长心花怒放继续不暴死人不成功→已经无力回天的某肉只能回家对着某组长的ガンダムツンデレ吧→某组长会如何地继续爱的暴言大家自行想象吧……

这是个几可怕几有爱的循环链啊!!!

A,你的GJ让我想狠狠把你按倒在地蹭啊蹭!!

| 可乐倒了 | URL | 2008.04.16 02:33 |

狂泪...
被阿壮这么一分析...
本毛越发不舍得兼不放心把心头肉托付给那姓杉的鸟~~~
晚上和nuna研究下来
某肉EQ其实还不上一条成年海豚ORZ...
出XX而不O
又话说本毛曾用迂回战术逼问过一位NANA男性饭
经过四天的拷问外加推理分析
NANA目前的BF十有八九不会是肉...
于是放心到现在
好吧......以后培养娃子的重点就放在防杉术上头了= =

| 毛 | URL | 2008.04.16 04:43 |

心理万分不平衡的再来补充一句
话说我家的心头肉疙瘩可是毛上明珠啊
丫杉田一地主少爷出身
能够以烧肉+钢普拉的SET就套牢我们宝贝疙瘩的心
真TM便宜了丫!NND
以后咱家可不出嫁妆的啊死杉田- -凸

| 毛 | URL | 2008.04.16 04:46 |

死缠烂打厚脸皮攻与任性傲娇小火龙受
机关算尽大腹攻与单纯傻气小撒娇受
啊~~~~~~~
这两种组合听了就莫名呢爽起来了

| egg | URL | 2008.04.16 10:30 |

>>文
fumi童鞋??欢迎拍砖XDDD
肉单纯的真是太糟糕了,他以为组长是冤大头,其实他自己才是最冤的——自己被坑还以为坑他的人给的是甜头OJZ

这5个版头是我如今“爱仅存”的CP们XDDDD
虽然热情只有一小片,但那已经是“肉爱”之外的全部了TVT【喂!禁止盗用水城式台词!】



>>nuna
普通人类心脏能承受的电压完全不能抵抗组长的高压电哇,这人一开口我们何止胆子不够用,连心脏都有衰竭的危险的OJZ
nana同学真是非常GJ>。。<如楼下sanki酱所说,除了做“腐女”考虑别无其他可能了XDDDD

碰到staff的时候别看他“看起来很尴尬”的样子,那绝对是装的!就像你说的,其实巴不得在旁边“你们不用慕我~~~”地示威呢OJZ
当时他“装得很不好意思”地把话敛在心里面,是为了避免和肉发生“公众场合斗殴事件”,因为他还要为晚上的洞房保留完好的身体,受伤的话这煮熟的鸭子就飞了。

另,我觉得组长的“喷口笑”已经变成暴露“妄想终于实现了”的心理活动的标志性行为了,比如DYLM的FT,哎哟娘喂!



>>sanki
我再次觉得“这群人”真的是裹搅在一起的,尤其一旦牵扯腐女的情况下OJZ,所以说樱铃杉铃杉悠不是全无干系TVT
水树不仅牵涉进了樱铃的场合,连杉悠这边都插了一脚……【这是哪种程度的近水楼台了哇!】
哎哟一颗戒指一张演唱会门票已经够我受的了……
好吧我坦白,前几天看杂志又见到水树的戒指,我发现自己仍旧耿耿于怀T T
但是我努力地去相信水树这个樱铃饭绝对不会做出破坏那两人气场的事情的,nana是个GJ的好姑娘,从杉悠这边已经看出她行动的成果了XDDDDDD

你昨晚跟我讨论“觉得组长变了”的时候,我真想去搜索一下我们的聊天记录。
印象中“组长是好男人”这句话我说过不只个位数次,你看我的大脑沟回奇特的,说变就变了……现在无比相信着——组长是腹男!



>>凛
无错= =+
DYLM已经超出“擦边球”的范畴了,谁说它是描写青春和友情的我跟谁急!
这明明已经是一部正大光明写实ガチホモ的狗血校园剧了哇!

组长不是普通的菌,是携带“肉氨酸缺乏症”病原体并且繁殖迅速传播广泛消灭无能的大毒菌啊OJZ

XDDDD版头总共会变5个的~~等什么时候再来个“杉悠隐藏版”好了哇哈哈哈

PS.你想试试手感的Bcup早就已经被某组长强行独占了,于是你就如饥似渴地妄想一下好了TVT



>>可乐
哇呀你们都太能熬了,我总见你们熬夜来着……我这里有作息时间限制于是晚上疯不了,太可悲了TVT

无错+..+!我要努力向毛领导学习!然后产个什么妄想同人出来【喂!你有那个时间就给我写计算书去啊混蛋!】

你那几个循环太GJ了哇哈哈哈!我突然觉得组长的成功某种程度是被肉纵容出来的!肉老早就说着要折人家锁骨,可半天都不见动静,绝对是心软纵容的!别看公众场合组长真没敢喊“悠一”,私下里谁知道=__,=,也许喊了也只是被肉欲拒还迎地柔柔揍上一拳而已,组长没有对外宣传出来也许只是为“打情骂俏的私生活”保留一点最底限的神秘而已。



>>毛
让我跟你同泪吧TVT
我也舍不得哇!
坦白说我曾经是厮混樱铃杉铃的。对于肉,完完全全是把他作为个体来疼爱着。
我独占欲这么强,怎么舍得把肉交给别人……【何?】
但是下定决心转战杉悠的时候我说过:“与其肉迟早被其他女人抢走,不如现在就把他许配给组长。这是我此生最大的遗憾,但是是为了不经历更大的遗憾。”
所以便宜组长了TVT

极度赞成你和nuna的研究成果= =+
我来补充一点,肉现在状态是“EQ不比成年海豚,IQ不及豆蔻少女”,真糟OJZ……

我曾经对好友牢骚过“总觉得肉会和水树传绯闻”,这完全是莫名奇妙的直觉……
你的对nana粉的逼问终于让我放心了哦噢噢噢TVT

组长那是“构筑精神牢笼的同时给予物质上的诱惑”哇!所以在精神方面受到洗脑威胁的时候,肉对物质是基本没有抵抗力的,你就姑且认了这个地主女婿吧,难说早已经生米煮成熟饭了……【揍!】



>>egg
哇呀钱师,你会来跟我讨论攻受问题我真惊吓=v=
你曾经不是想要加入风某人的“同人女暗杀小分队”的嘛=v=
看你现在爽得莫名其妙的我真有成就感哇哈哈哈哈!太开心了=v=

| 肉A | URL | 2008.04.16 21:58 |

我我我,我想說我也曾經為nana的危險係數焦慮過
當然現在仍然是從另一種意義上焦慮著OJL
今天好無力==

跺個腳印,那Bcup沒機會下手了我等著Ccup縂行了吧XDDD
行動任務是要肥啊!

| 凜 | URL | 2008.04.19 20:07 |

原来大家都被nana惊吓过,村民们的同步率真高=v=
摸摸TVT今天怎么个无力了,被炸弹轰残了?

讨厌哇你们应援肥去了TVT我觉得现在刚刚好,不要再瘦了,但是也不要回来!
你们到底是怎么想的哇!

| 肉A | URL | 2008.04.19 22:01 |

恩 现在是刚刚好!要保持,但绝对不能再瘦了……
其实我要他肥是因为不可告人的下作心——现在的荷尔蒙魅力太四射了!
在哪里都可以PIKAPIKA的。有点不爽……
NUNA说了,我们中有他的亲妈,有他的女人……
我害羞地跑走……

| 可乐倒了 | URL | 2008.04.19 22:04 |

コメントを書く

管理人にのみ表示

↑ページトッ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ページトップ

プライベートモー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