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2008.04.10 15:06

废弃公主里有句这样的台词:
总有些人在贯彻自己所认定的正义时需要去击溃别人的正义。
会记住也许是潜意识里觉得这个句型很受用,尤其是现在这个“精神文明”高度发达的社会。
以上内容确实与题名无关。








我的恋声龄还不到8个月,全身心跳进这个圈子的契机是中村悠一。
第一次写关于drama的评论,于是很多不妥。
更不妥的是,由于某些原因我对这部作品存在着偌大的盲点。
不过是具有强烈主观色彩的愚见而已,写下来也许只是因为爱无处存放。




窮鼠はチーズの夢を見る


我非常感谢中村悠一さん和游佐浩二さん,因为他们用声音让这个故事重现在了三次元中。
这种感谢也许跟中村是我眼里的一番星并无太大干系。

中村悠一。

我曾今见到某本(大陆)杂志用“标准的美男子声线”来形容中村的声音,那时候笑傻了,这么赤裸的称赞在肉控的我眼里面一点不妥的感觉都没有。声音本来就不具有可以勾勒的轮廓,所以不好定义那究竟是一种怎样美妙的听觉享受。对不起,其实我只是词穷而已,因为我确实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来表达中村的声音给我的感觉。

中村平时说话的声音稍微有点低,但并不是粗糙或沙哑的那种,那是一种圆润明朗却稍稍沉稳的感觉。而在大多数drama的演绎中,中村的声线似乎比他正常说话要高上半个key(都说大多数了),于是就显得更加明朗了,仿佛声音也具有了边线一般,晕染不开扩散不了,一直一直紧凑地保持着初生的圆润和光滑。

而这样年轻的声色,刚好啮合在了大伴恭一这个角色的性格齿轮上。二十九岁的恭一算得进男人风华正茂魅力渐的年龄范畴,但是这个人的心理成熟度似乎并没有他的外表看起来那么高水准。中村在表现恭一“温吞”、“死要面子”、“犹豫不决”、“自找借口”这些典型的性格特征时采用的略带惊慌和畏惧的语气,恰到了好处。从自述到对白,该怒的该吼的,该软弱的该温柔的,恭一的形象就这样通过中村感情饱满而错落有致的语调和演绎,在我耳边活了起来。

游佐浩二。

我接触yusa并不多,也许说成我接触肉以外的声优都不多比较好,在恋声圈里打滚才八个月,之间的积累真算不上多到能开口评论什么。一直以来yusa的声音给我的是一种“薄”的感觉,就是不浑、不厚但又绝对不等同于轻,不粗、不哑但又仿佛带着只有仔细摩挲才能察觉的软刺。这种算不上十分光滑的音质,用在今濑对自己的嘲讽和对他人的责难上,恰巧把“尖锐”的感觉表现得力道正好。

今濑是个敢于为自己的欲望去追求理想结果的人,从来不为自己找借口,从来不把不用语言表达对方就无法明白的东西窝在心里。他懂得向对方坦诚自己的心情,不管是渴求的、欣喜的、愤怒的还是悲伤的。Yusa在演绎这样坚持自我而对自己情绪毫不掩饰的今濑时,运用着各种恰合时宜的语气和声调,在这场戏中巧妙而顺畅地来回转换着人物坚强和脆弱的不同侧面。Yusa给我的今濑,让人喜欢也让人心疼。

开端。

自述着被人敲诈的事实的恭一,声调听似平静实则却是一种无能为力,而这种无能为力在与今濑开始了对话之后转变为了胆战和惊慌。中村用极不稳定的高低音交替和磕磕巴巴的提问将恭一的不安具现了出来。而此时的yusa则赋予了今濑一种三分轻佻七分温柔的语气,听似很轻松地应付着恭一因被他强迫而表现出的胆小。也许此时的今濑只是想借此软化下恭一紧张的神经,好让他把这场交易当作游戏乖乖就范。这是我当初在看书时没有注意到的枝末细节,而通过yusa有声的演绎,我对这两个人在故事开始之初的心态有了新的理解。中村和yusa对恭一和今濑的诠释,在好戏开场就已经拿捏得这般准确。

高潮。

可能的话真想把每个场景都细数一番,因为每一句台词都有着如此摄人心魄的表现力。可惜仅仅只能是个假设句式而已。

从妻子与恭一的离婚谈判到恭一打电话给今濑宣泄怒火是这个故事的第一个小高潮。恭一以为自己与女性关系不洁的事情已经在妻子的面前暴露,那种“早知今日何必当初”的恶劣性格在恭一对妻子维诺的自省和急切的挽留中展露无疑。中村在这一幕用迫切、急躁、害怕被抛弃的恳求为我们塑造起来的恭一,就是一个如此缺乏主见又爱伪装自己的男人。而在妻子向他坦白了已经找到新男人以后,恭一的态度却由低头认错转为了怒火中烧,而且还把这口气撒向了今濑。

恭一与今濑的这通电话可谓穷鼠的drama中数得上一二的经典场面。面对恭一情绪激动的破口大骂,今濑则是静静地全部收入耳中,然后冷冷地分析了恭一这个人。在问过“对方爱你的话你也能够爱对方吗”而得到恭一“所谓感情不就是这样的东西吗”的肯定答案后,今濑平静的反问了“我可是爱你爱得要死啊,那么你也能喜欢上我吗”,以此让恭一认清楚感情并不是简单的交易。而今濑做出这样表白的时候,清楚的知道自己身边是正在同居的恋人,他为了恭一而毫不犹豫选择了放弃这段原本平静的感情。而开始不能自己的今濑在继续剖析了恭一“总在物色最爱自己的人”的潜意识后,向他告白了“那么只有我了,比我更爱你的人根本不可能在这个世界出现”,此时被无视的同居人向今濑仍过一个杯子之后摔门而去。今濑在这场与恭一的电话对白中,语气由平静的提问渐渐向情绪略微激动的自我表白过渡,其中所包含的无奈和无处宣泄,都能从yusa渐热的声音中感受得到。而在同居人向今濑摔过杯子发出的巨响被恭一询问时,今濑只是无关痛痒的用一句“没什么”冷冷带过。这段两人正面交锋的场面,引入了今濑同居人的反应来旁敲侧击,再加上yusa到位的演绎,让人听后久久挥不去那种痛快又沉重的感觉。

我喜欢的第二个小高潮是恭一在外偷腥却蹩脚地对今濑隐瞒着,而挑破了这一切的今濑与恭一发生了争执,被恭一“我只是像你一样满足一下高中的憧憬而已”的诡辩伤害了。恭一把自己对他的感情想得如此肤浅,于是今濑负气离开。而一个星期后正与不伦的对象走在酒店里的恭一看见今濑同陌生男人一起走出房间时,中烧的怒火胜过了努力保持的冷静,不顾一切冲到今濑面前吼出了今濑离开的这一星期里自己的苦恼以及现在这种仿佛被欺骗的愤怒。解除了误会的两人回到恭一的家里后又因为恭一对自己立场意义不明的坚持而发生了小小的摩擦,但是最后恭一还是凭着五分勇气五分冲动让今濑在他的口中释放了。

这一场戏中两个人一直在吵,起初是今濑饱含的嫉妒和责怪,yusa讽刺一般的声音失去了一直以来保有的温柔,他把赤裸的欲望和嫉妒向对方摊牌,以此去刺激那个人的对感情肤浅的认识。被yusa这样表达出的今濑是那样的真实。转而在酒店里吵起来的却是恭一,中村从努力忍耐到上前抓住对方一口气也不喘地竭力喷完台词的十几秒中,把那个自我中心的恭一演得不可谓不精彩,正因为那种发自内心的愤怒被中村的表现得淋漓尽致,恭一这个人的矛盾才更加透彻的展现出来。

第三个小高潮来的有些悲伤。恭一与前女友五月以及今濑在饭店里偶遇之后,今濑与前男友提前离席,而恭一和五月去续了摊。喝醉回到家中的恭一提起了多年前送给今濑的打火机,点燃了今濑再也压抑不住的苦情。yusa用一种急迫的声音倾吐着今濑的渴求,那种因为压抑而痛苦的告白,反而更像是一场虔诚的祷告。这里的yusa同样把今濑那种渴望被爱的、令人心痛的脆弱表现得尤为生活。而喝醉的恭一那时有些意识模糊,再加上先前被今濑前男友挑衅而在心里窝了火,于是主动而激烈地吻了今濑。恭一最残酷的地方,就是他这种源自于懦弱的温柔给了今濑太多期待。

最后一个小高潮从恭一、今濑和五月三人的谈判开始,作为选择方的恭一,用那种因为难以抉择而痛苦的声音选择了五月,而今濑只是淡然地回了一句“是,我明白自己的立场了”。yusa平静得仿佛失去了温度的声调,让人觉得当时的今濑似乎连血液都冷了。而恭一却在酒店里对五月坦白了自己对今濑的感情。其实他只是因为害怕而本能地抗拒着在今濑的世界中陷落,他怕今濑将来弃他而去的时候自己再无处可去。中村用颤抖而无辜的声音为恭一说出这些话时,突然让人觉得,也许这个男人只是在寻求一条自我保护的底线而已,他的温柔源自懦弱,而他的抗拒,同样也是因为这样的懦弱。中村近乎自暴自弃的自我谴责和自我反问,让人觉得除了今濑,也许恭一也该让人好好的心疼一次。

回到家中的恭一惊慌着唤醒了躺在浴缸中的今濑,今濑在这里最后一次对恭一表白。Yusa那句用拼命压抑哭腔的“已经是界限了”,把今濑那种放下所有心防展现于人前的脆弱全部袒露出来。那呻吟一般的请求,被yusa用微弱而和缓的声音渲染得揪心万分。在恭一用沉默当作对他的拒绝后,那种比起责问更像是温柔的离别般的玩笑之语,却听着像在哭。有一次听完这里以后,发现自己的眼角真的湿了。

尾声。

两个月后两人偶遇,在出租车中确认了彼此的感情。一开始今濑是对恭一冷言相对的,而在发现恭一没有把自己留下的烟头丢掉时,今濑也变得激动起来。这一段对话混合着今濑焦躁的辩解和恭一自觉的不可理喻,yusa的声音由冷向热递进,而中村的语调自始自终带着被某种液体哽住的无所适从,两者的交融如干柴被烈火点燃一般,虽然惧怕着被焚烧殆尽,却也阻止不了汹涌的热度。



还有很多想要一一数尽的细节,爱这种东西,说多少都嫌不够。于是只有敛起来自己收藏着吧。
即使有很多盲点,我也可以理直气壮的说自己很喜欢「窮鼠はチーズの夢を見る」这部drama。

| 村歩不離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管理人にのみ表示

↑ページトッ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ページトップ

プライベートモー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