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2008.04.01 21:52

我曾经重伤在お松的土金里。那大概是我同人史上最痛苦也最享受的一段记忆。
当时小金蹲在玄关埋头的景象至今在我脑里清晰得如同每日都在温习这部伤人的狗血8点档。
我怎么可能忘得掉。

而这道伤口在昨天被另一个女人用相同场景的再现狠狠剥开,还变本加厉地再往深处割入三分。
于是我又被杀了一次。而且死相很难看。

sanki酱昨晚把憂鬱传了我,还没传完就该死地断电了。后来我决定强行解压缩,差了两页也还是忍不住看了。
25页,我竟然一直一直看到电脑发出关键电池警告。

我突然想起歃仔来。我大概知道她一直不肯换BO头的缘由。
那句来自密码情人的台词,从她有BO起便一直用至今日。
想想当年我和歃仔熟络起来的原因,似乎是因为聊起了那个女人。还有那句“救命,我会疯掉”,该是我们最初的共鸣。

我明明就读不懂这个女人的。但是我偏偏想用文字把她描述出来。
这个好笑的失败根本不是意外。是我自作聪明,是我肤浅是我幼稚。
当初听完某张碟却迟迟没有动笔的原因,是因为我一直在想该不该要留出一段空白,把这个很难表达的女人勾勒出个大概来。
但是写完近八千字的废言以后我却发现有关她的内容当真太少,少到连画出她完整的轮廓都做不到。还不如一开始,就不要对这片无法上色的空白怀着想要倾吐的欲望。
我果然傻得无人能比。明知道那是无法低估的内涵,却高估了自己参透的能力。现在才会如此狼狈。
那些本不可能水乳交融的对她的对悠的爱无端地混合又混合,是令我几乎失明的,盲点。
算了,怎么都好了。

如果用一句话表达我对她的爱。
那会是。
Rape me.
与お松的Rape me无关的Rape me.


他蹲下来。
仿佛在那个眩晕的瞬间身体已经不再与地球同步转动。
比惯性失控得惊诧,比失重虚浮得恐慌,却比死亡,来得甜蜜和甘愿。
他本来想说,这样,死了都好。
声音却被吞回的泪水淹没,剩下零星的气泡,如同叹息。



他们的故事已经死了。至少在我心里,已经死了。
后话再与我无关。

| 幻想曲Träumerel | コメント(2)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嘆氣。。。你們都被這個鏡頭傷到了麽。
而我在糾結我們看不到的梟。。。

| 凜 | URL | 2008.04.01 23:04 |

真的不想看,停在这里就好TVT【你骗谁?】
我真怕我看完会喊“救命”……

| 肉A | URL | 2008.04.02 09:13 |

コメントを書く

管理人にのみ表示

↑ページトッ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ページトップ

プライベートモー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