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2010.07.04 06:58

【你个死孩子怎么又上来鬼混!】【求你再让我混一天!】
其实是因为今天赢球了,我很嗨……
更其实我本来没那么嗨,完全是被气氛感染然后跟着瞎嗨……




……我怎么又为了一句话,不对,一个词组,啰啰嗦嗦磨磨唧唧出这些些来了!
有时候超想打死我自己的!真的!
……………………
生死不离……什么的!
三叔你紧来昆明,这四个字一定得让你给我签了嘤嘤!


别问他是谁。我才不知道呢。
我只是觉得二到在小哥的急救用品上写自家地址的天真同学很萌而已!【你的萌点太奇怪了好吗!?】


他睁开眼睛,四周是陌生的风景。
起身的时候觉得有些吃力,对了,这好像叫做“痛觉”。
身上凝固的血迹摸起来非常干燥,伤口似乎正在迅速地愈合。
到底睡了多久?这里是什么地方?为什么又不记得了?……又?他的思考停顿了一下。他觉得自己似乎很习惯这样的状况,什么都不记得,包括自己是谁。
可总觉得又不是把什么都忘得一干二净,因为只要努力去回想,他就能听到有个人在喊他,虽然他无法从那轮廓模糊的声音里辨认出其中的内容,以及它的主人。

他把身边的东西抖落一地仔细查看。
金的古刀,零碎的干粮,几盏手电和一些外伤用药。简单得不能再简单,没有任何一样包含着关于“人”的信息。
他沉默了半晌,算了,反正不是非得在现在知道自己是谁不可。他有那样的感觉,仿佛这个问题对他来说已经是一个“日常”。

他拿起一卷纱布准备给自己包扎。拉出布头后白色的细带上突然跳出了色的墨迹。那些突如其来的文字在他眼前一一排开,“杭州市上城区河坊街XXX号”。
这是地址?自己家吗?家?这个字眼经过脑子的时候令他觉得有些陌生。
他捡起一颗石头在地上把地址抄写了一遍,原来那不是他的字迹。
他把它撕下来小心收起,不管是不是家,不管是谁写下的,他觉得那是他出去后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能去的地方。
纱布在手臂上缠过第二圈的时候又出现了几个字,“别忘了!=皿=!”应该是同一人所写,可他一时无法揣测其中的含义。
他跟着念了一遍,听见自己陌生的声音和刚才回忆里的有几分相似。啊。确实,那是他的声音,越来越清晰。他似乎对谁做了一个承诺,关于生?或是关于死?听起来像是“生死不离”。

他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看了一眼手臂上的“别忘了!=皿=!”,往那个透出一丝光亮的地方走去。


| 幻想曲Träumerel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管理人にのみ表示

↑ページトッ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ページトップ

プライベートモード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