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2007.09.28 15:20

我连续吃了好几天苦瓜。食堂偷工减料不先用盐水泡泡,好苦。苦得我吃饭都想淌眼泪。

头好疼。
昨天在图书馆睡过头,结果没去上课还被冷感冒了。中午回宿舍一直睡到今早,其间只是起来吃过个月饼。
啊,我究竟在干什么。

至今才发现自己无法克制地迷恋着水城。
也许和重新阅读她作品时那种强烈的自我带入感有关。
水城很喜欢也很擅长刻画人格矛盾。那种性格上的模棱两可,行为中的放任自流,欲望与理性从来不曾停止过的相互庇护和推攘,都和我那么像。
我以为她的故事是另一个自己的平行世界。
近作穷鼠和放课更让我有这样的错觉。一想到自己也很讨厌主角的性格,我就难过。

最近调节心情都依靠了山田ュギ。
水城那种看着缓慢又温柔的笔锋,却用无比犀利的刃口揭着我的伤疤。
我很喜欢山田ュギ的故事,很好看很有娱乐性,看着无比轻松。

上星期跟我妈通电话的时候我抱怨了一大堆关于论文的事情,实际上我都不记得自己说了些什么。
结果过了一天我爹就打电话给我,说不写就不写吧,那边又不是你真正该花精力的方向,你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我说现在放弃会让我觉得当初的选择是个失败的错误。
然后我爹说我本来就不主张你学什么双学位,你就是什么都想抓结果最后什么都抓不住。
我爹总是把我看得很透彻,当初说要考X的时候他就帮我分析过那些在旁人眼里根本无关紧要的理由。
但是放掉又能怎样。真正该努力的地方一样毫无进展。
其实我没有把论文什么的当作一回事呀你们误会了。我烦的根本不是那种鸡毛蒜皮的事情。
我也觉得窝囊的自己对不起爹娘。他们那么疼我又从来不给我压力。宿舍姑娘昨天还说,一个幸福的人,不是因为他拥有的多,而是他在乎的少。这些道理谁都懂。
我真正在乎的是自己一直停滞不前的事实。说是在乎根本就是假话。真的在乎怎么可能还会止步于此。我的决心,也只有这样的程度而已。
啊,好矛盾,矛盾得就像水城笔下那些形形色色却有着人格矛盾这样共同点的人们。

救命。我会疯掉。

前几天听了首歌,叫《CALLING》。
背景钢琴响起来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了狱寺。
我很想听狱寺的钢琴,看他干净的烟灰色头发在空气里划出音符的模样,安静而优雅,一定美得不可思议。
一次也好,真想看啊。

| 柔軟的傷跡 | コメント(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突然间想说,有空为自己停步不前而伤神,不如什么都不想先跨出第一步
(还在传XXOO给你看的我的确米资格大放厥词……OTZ
恩,珍爱生命远离电脑,慢慢应该会习惯
抱着书出门吧
我们晚上见=3=

| sanki | URL | 2007.09.29 16:23 |

如果你在我旁边T T

| A | URL | 2007.09.29 22:13 |

我也想……但是米办法啊捶地
相信我的爱与你同在亲爱的

| sanki | URL | 2007.09.29 22:41 |

コメントを書く

管理人にのみ表示

↑ページトッ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ページトップ

プライベートモー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