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2009.07.26 00:13

方向错了好吗,你们快把这个节目变回正常的来!→
SP田中马赛克台词自重,字幕注解自重orz
还有什么叫中村SWITCH啊!【砸地板】
现在还变成万用的了是不是= =|||||
【中村你也别太惯着他好吗,干嘛把自家遥控器借出去让他带着上节目啊orz】



无聊的空挡里总结了一下近几个月的杂志图,某两个人的某(两)条项链真是没救了。
明明不管上什么杂志或者节目都不会把它取下来,可偏偏一遇上同时上镜就必定有一个人脖子上空了。
B'LOG的合照里取下来的是杉田,ANIMEGA的合照里取下来的中村。
我也想要这条项链好吗?你们团购的时候能捎上我么?【太阳脸流泪

下面的图片不做评论……我根本不知道这两个人是谁= =
什么都不说了……什么都不想说了……【太阳脸流泪,真的好烦恼
roar.jpg
totenkopfns.jpg


跟着偶像写了一个消失设定(> <),可是写着写着我发现是不是偏题了……!(Q_Q)
而且我怎么觉得自己想哭的心都没有……所以它一点都不感人好吗【太阳脸流泪
絶望した!失望した!
【对不起我毁了这个设定orz 跪

*2.5次元声同敏感请勿穿越orz

**2.5次元声同敏感请马上关闭本窗口,谢谢orz


杉田智和消失设定






中村悠一在一个毛骨悚然的梦里有了奇怪的意识。他镇定地告诉自己“这不过是梦而已”,便开始认真思考起脱离困境的方法。他使劲往自己大腿上拧了一下,火辣的疼痛刺穿了皮肤。

很痛。
他低声抱怨,紧绞的眉头锁住了眼睑。梦里的幻觉被逐出视野,现实仿佛触手可及。



阳光落进他的眼底,前方的景致线条清晰颜色分明,却与梦醒之前并无差异。
他站在一栋熟悉的房子面前,周围的院墙和草木是他见过的风景,衬得陌生的门牌愈加突兀而刺眼。那块旧木板上画着形状奇怪的线条,缠绕进他的瞳孔里找不到延伸的尽头。天旋地转。

不是“杉田”。

他的心脏在这一瞬间急剧收缩得不见了踪影,留下一个漆的空腔。

三浦是谁啊?这明明就是那个混蛋的家!
中村一蹴脚,小石子落到不远处的孩子脚边。旁边的狗眼神凶恶敌意露骨。

“呃……你是这家的孩子吗?”
喉咙干涩,嘴角僵持,声音仿佛不是自己的。

“呜哇妈妈——这里有恐怖的坏人,哇哇——”
“汪汪——”
噪音让他头疼欲裂。
闻声从屋里来的主妇一脸惊恐,看他的眼睛里充满了胆怯的愤怒。

“对不起,似乎吓到孩子了,我只是想问一下,原来住在这里的不是杉田家吗?”
他觉得他的脸一定很难看,才会吓得孩子哇哇直哭。所以这次尽可能放松了面部的肌肉,以避免自己被误认成了社会。

“我家从上一代就住这里了。”
主妇牵着孩子匆匆回了家,跟在后面的狗进门之前回过头来对他吠了两声,像是傲慢的警告。

“吼什么,直司比你好看多了。”



中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提起这个名字。他并不喜欢狗。

记得第一次去杉田家之前他还认真烦恼过“如何应付直司”这个问题。他知道自己肯定不擅长,更何况杉田半开玩笑地说过直司讨厌陌生男人。

而初次照面出乎意料,直司对他的热情从那一个劲往他大腿上扒的前脚便可见一斑。那时杉田哈哈大笑,揉着直司的脑袋说,你这吃里扒外的家伙,怎么能对第一次见面的家伙这样。
一连串丝毫不遮掩的笑声放肆过了头,自然得令中村愣了些时候。他忽然觉得,是不是还有很多他没看过的,最原本的杉田智和。

“直司哪里讨厌陌生男人了!?”
“没骗你,它平时真的是那样!难道是发情期……”
“你见过狗对人发情吗?”
“没有……”
“快把它弄走……”

后来杉田告诉他,大概是因为他们身上的味道很像。

工作日的时候杉田几乎都住在他家。他们生活在同一个空间里,一起吃便当一起打游戏,轮流洗澡之后杉田会睡在专用的地铺上,枕头依旧是那块折叠整齐的白毛巾。

“这不废话么,谁让你天天窝在我家了?”
中村用反问代替了回答,语气却难得温和,音量在句末渐弱,有意让杉田错过了接话的时机。

他知道他们味道很像。于里,于外。



中村开始毫无目的地在陌生的街道上疾走,脚步与心跳快得几乎同调。他想着那个一向让人摸不透行动模式的家伙会不会突然从哪个角落里跳出来,然后若无其事地对他招个手嘴巴里撇出一句“哟”。

他的额上开始冒汗,风从身边擦过的时候背脊上能感到汗液蒸发带来的冰凉。他觉得有一个巨大的漩涡正在搅进他的心里,却无法理清那是由怎样的感情混合而成,又各占几分。他只能生气,拼命生气,想以此压制住快速成形的恐惧,因为不想承认它已经占了上风。

那全是不曾有过的心情。第一次如此受罪的体会却是因为杉田智和。

那个人失踪了,哪个角落都找不到。他的痕迹,存在过的证明,一切有关“杉田智和”这个名字的东西被彻彻底底从世界上抹去。他不相信,又恼怒,又恐慌,而这些复杂的心绪本应向那个可恶的原因狠狠发泄回去,偏又找不到成为原因的那个人。可正因为原因是杉田智和,他才有了现在这般焦躁而混乱的心情。多么可怕的裂变反应,一切被迫着无限进行,链锁一般中止不了。于是胸腔里的空洞越来越,越来越大,快要把他全部的身心吞进另外一个次元。



他继续走。四肢的肌肉发出悲鸣,却依旧掩盖不住胸中的洞里传来的呼啸。阴森而钝重。

经过一个葬仪情报告示板的时候中村终于停下来。他盯着上面的广告看了半天,而后突然想起什么似地迅速掏出手机。
“喂,是我。杉田之前不是说过这个夏天要去扫祖坟吗?你有没有听说在哪个寺里?”
话筒对面的小野吊着嗓子“哈”了一声,腔调开始怪异起来。
“你烧还没退啊?怎么又提起这个什么杉田?不是跟你说了好几遍不知道么。是说这个人到底是谁啊?为什么突然就让你这么感兴趣。”

中村没等小野念完便气愤地掐断了电话。他不想再听谁说“不认识杉田智和”,那简直奇怪得好笑。最初的时候他还想过,如果是杉田伙同这些家伙跟他开了个过分的玩笑,他一定要他们好看。

可现在事实脱缰一般往最坏的方向呈现,就连杉田的老家都扭曲成了另外一个平行世界。一个杉田智和没有存在过的世界。科幻得如同二次元的动画片。

“这演的是又哪一出,凉宫春日么。”
中村猛然打住,像是被人掐断了呼吸。
他对自己无意识中提起了“凉宫春日”感到非常讶异,就像刚才会莫名地突然想起直司一样。

杉田智和杉田智和杉田智和。现在不管想什么都会牵扯上杉田智和。

这个名字像一团炎热的气流堵在他的胸口,让他的焦躁无处发泄。他想大喊。喊什么,不知道。也许是这四个字,也许是其他什么更为简单的,无法组织成句的拟声词。

中村张开嘴巴,想要将那团气呼出,反倒被夏天的热浪灌进胸腔,灼伤了内脏。痛觉在体内高鸣,而心脏空缺的地方声音最为响亮。

他问了几个从身边路过的人,确认了一致的答案——这附近的寺庙只有能满寺——便往那个可能还与杉田存在着那么一点联系的地方匆忙去。



夏天的墓园里没有热风。他的心透彻地凉下来。
中村仔细打量着远近各处寥寥无几的拜祭者,依旧没有找到那个熟悉的身影。
他始终不甘心,开始一排一排地走,一墓一墓地看,然后逐字确认起那些碑文。写着“杉田”这个姓氏并且年代久远的墓碑有好几个,可没有哪个的家谱追刻上有着杉田智和的相关。

中村在寺院门口的台阶上坐下来。疲劳让眼睛里的光黯淡下去。T恤贴在他的背脊上,细碎的颤抖暴露在背部光滑的线条里。
他拿出手机,一封一封地打开发件箱里占满整整几个页面的发送失败的邮件,然后一次又一次地按下了“重试”。手机顿时响个不停,发送失败的提醒再次层叠着挤满了屏幕。
他仍旧不放弃,开始拨打那个熟悉的电话号码。奇迹未曾出现。系统送出“您拨打的是空号”后依旧是那阵刺耳的盲音。



中村突然发现心慌过后原来会有这样一种空空落落的感觉。像面临末日一般干脆自己放弃了心跳。
他抬起头,清冷的蓝色投进了眼睛,眼底一阵冰凉。
杉田是不是每次在回廊上与直司打完滚之后,都会躺下来观望天空,而又与他现在看到的相似几分。

他们其实一起看过太多相同的风景。多到只能够用时间衡量。游戏动画吃饭逛街,甚至是一年一次的旅游。
而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会是多么特别的事情。
杉田智和一直都在他的身边。那个人麻烦的时候他就吐他两句槽,出格的时候他就干脆将他放置。他们之间的有时候会气氛火热一起雀跃哪关应该怎么通哪里才能找到某个元素,有时候又会陷入长时间的沉默却不会让人觉得有什么尴尬或者不舒服。
因为他们总是形影不离,太多琐碎的细节不需要阐述。彼此在对方的日常里渗透,变成习惯。

而人类原来也会有突然失去一种“习惯”的一天。那感觉就像一觉醒来后发现自己正以失重状态漂浮在外太空。





台阶上突然间溅开两个的水滴的痕迹。中村回过神来,感觉到是额上的汗液滑下了脸颊。明明已经坐下很长时间,他却一直一直还在冒汗。该是那些滴下的水珠里鲜少地包含了夏天的温度。那是从身体每一个细胞里渗透出来的恐惧,冷得仿佛冬天降临。

恐惧。恐惧着杉田智和从此从他的生命里消失。

中村蜷了下身子,将头埋进抱在一起的手臂里。
他在一个晴朗的夏天丢失了心脏,而后那个遗落的空腔被突如其来的冬天的冻结。


end.

| 村歩不離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管理人にのみ表示

↑ページトッ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ページトップ

プライベートモー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