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2009.01.12 23:00

因为在DA贴过所以干脆这里也放一放……?
ANIMEDIA2月号封面衍生产物。
下下下面那篇R18的后续。
依旧是节选。





GIFT(节选)




对视片刻之后朱雀突然搂过他的肩膀,另一只手拢着他的腿从膝盖后面穿过去,一个公主抱把他轻飘飘地抱了起来。
“什么?”
“依旧是舒服的事。”
朱雀把鲁鲁修放到已经盛满热水的浴缸中,随后自己也跨了进去。在浴缸一头摆定姿势之后让鲁鲁修背着靠进了他厚实的怀里。他用双臂紧紧圈住鲁鲁修的腰,亲了亲他的耳后和肩膀,低声说出了一句“生日快乐”。

怀里的鲁鲁修动了一下身子,转过脸来直直看着朱雀半天没有说话,在朱雀刚要开口询问的时候又冷不丁冒出一句:“就这么一句话?我很好打发嘛?”
“刚刚有好好服务你吧?请问满足了吗?我的鲁鲁修大人。”朱雀无奈地笑起来,不是他对刚才的情事有什么遗憾,而是他想起了那个没经过大脑便买下的一点用处都没有的朱雀石耳钉。虽说丢了也没啥可惜,可还是想送点什么实物的东西以留个纪念,究竟该拿什么代替呢?头疼。

鲁鲁修仔细观察了一阵朱雀那张显而易见绷紧着的脸,想了片刻便说道:“姑且算你服务质量过关,给你发个证吧。”说完便从水里站起来,出了浴缸慢悠悠地朝屋里走去。

被撂下的朱雀坐在浴缸里不知进退,斗争半天后发现自己还是没办法预料鲁鲁修会出什么离奇的花招。可没等他做好起身跟过去的准备,鲁鲁修又进到浴室里来,面对面坐到了他的双腿之间。

鲁鲁修晃了晃右手,银色的小盒子在热气弥漫的浴室里被灯光镀上一层温和的亚光。
“啊……!那是!”朱雀着急地去抢,某种意义上这玩意确实是他智商有限的证明,被鲁鲁修那么大摇大摆地在他面前亮出来,他还真觉得有点丢人。
“别乱动,待会又摔到它了,你不是说朱雀石很脆弱的么。”
“话是这么说……还给我啦!这只是……”
“只是什么?”
“哎哎……我承认当时脑袋进水啦……听见它叫‘朱雀石’便一时冲动买下了,说是给你……啧……”
“你是文艺小青年啊?”
“对不起……”
“这玩意儿我能用吗?”
“对不起……”
“我是你老婆啊?”
“是……啊不……不是……我的意思是……总之……哎呀我明天再去给你买份礼物好了你快点把这个还给我!”
“哪里有把买给别人的东西自己收起来的道理啊?”
“那你要我怎么办啊……都说是个超级丢人失误了……”
“……拿着。”
“啥?”

鲁鲁修两个指头捏着一根尖细的针举到了朱雀眼前。朱雀像个斗鸡眼一样定睛看住那个狰狞的尖头,心脏抖了一下。

“给我穿。”
“什么?”
“耳洞啊!你傻啦?”
“哈?等等,鲁鲁修……”
“到底做还是不做?”
“鲁鲁修,我觉得我现在在做梦。”

鲁鲁修捏着那个小盒子在朱雀太阳穴上碾了两下,不耐烦地说:“怎样?知道自己醒着了吗?”
朱雀瞪着绿色的大眼睛仍然一脸不可置信。

“你最好在我改变注意前动起手来,这么便宜的事以后可不会有了。”鲁鲁修眯起眼睛,比起忠告这口气听起来更像威胁。
“你确定真的可以?”朱雀吞了吞口水。
“烦不烦,要穿的人可是我。”鲁鲁修用脸上的不耐烦简洁明了地表达了自己的干脆果断。
“那会很痛的……”朱雀光是想想用自己的手给鲁鲁修那么一针,胃都开始有点抽痛。
“你这东西在我里面乱捅的时候更疼呢。”鲁鲁修一顶膝盖,抵上了朱雀腿间的家伙。
“哈哈,可你后来不是爱死它了么?只有疼痛的话你不会这样享受吧。”朱雀尽量拖延时间,好确认鲁鲁修的冷静和认真。
“啰嗦。要动手就快点。”鲁鲁修比他想的要勇往直前。

虽然朱雀对鲁鲁修这样的决心又是感动又是欣喜甚至高兴得快要死掉,却也心疼着他将要承受的疼痛。他的犹豫不是因为他将要见证心爱之人被刻上自己印记的那个瞬间所带来的压迫,而是他不舍得给他哪怕是一个毫厘的伤口。这毕竟不是做爱。不是任何一种肉体被刺穿的痛觉都可以变作快感。

“针我消过毒了,耳朵也是,别让我做无用功。”鲁鲁修再次催促。
朱雀犹豫着接过针,而后闭起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鲜红的液体从鲁鲁修右耳的耳垂溢出来,虽然没有多到成滴落下,却也足够染遍他娇小的耳垂。鲁鲁修一直皱着眉,瘪着的嘴巴让朱雀一眼就能看出他咬牙咬得有多么用力。朱雀把消过毒的朱雀石耳钉穿进了这个还在渗血的小洞里,而后靠着指甲的力量掐弯了背面穿出的针尾,进一步拧成一个死死纠缠的结。他的动作虽然很轻,却还是把鲁鲁修扯得生疼,走漏了声音。

“你干了什么?”
“我把这耳钉拧死了。”
“哈?你脑子坏掉啦?你想让我一辈子都戴同一个吗?”
“有必要换的时候我会把它解开的啦。言下之意是你最好别换,因为那会相当麻烦。”

朱雀想,既然鲁鲁修给了他这个机会,他干脆好好利用,一口气做它到山穷海尽无路可退的地步。虽然自己确实心疼被他的多此一举折磨得更疼的鲁鲁修。他伸过头去,用舌头舔了舔耳垂的边线,把挂在上面的血痕食进了嘴里。

不知为什么鲁鲁修没有再抱怨下去,转而说道:“还有这只,快点。”说完便偏过头将左耳对准了朱雀。朱雀突然反应过来之前在大门口把其中一颗耳钉拿出来看时鲁鲁修刚好开门,他没来及把它收进盒子,后来便胡乱塞在衣服的另一个口袋里了。

“你也看到了吧,盒子里就一只而已。它是作单只卖的。我买的时候这也是最后的了。”朱雀觉得自己一定是哪根筋不对了,竟然突然撒下这样没有头绪的谎。
“……你还真不是一般的傻呢,普通的话会有人只买一只耳环吗?”鲁鲁修本来想说你骗鬼啊明明旁边空的地方还有插过的痕迹的,可后来想到什么便临时改了口。

——另外那只干脆改天做成其他东西留着自己用吧,正好可以和鲁鲁修的配成一对了。
——另外那只肯定是被他私藏了想要跟我的配成一对吧,这家伙有些时候还挺会浪漫式思考啊。

“所以说一开始我就是犯傻才买下这玩意的嘛!”
“今天心情不错,陪着你犯次傻也无妨。”



用你的声音束缚我。
用你的唇舌占有我。
用你的体温灼伤我。
刺穿我,侵食我。
让我沉迷在你残暴的温柔里。
对你耳语,对你亲昵。
说,我只属于你。



end.



| ギアス愛してる | コメント(2)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鲁鲁修捏着那个小盒子在朱雀太阳穴上碾了两下
————
为啥我脑补成了“鲁鲁修捏着那根尖尖的针在朱雀太阳穴上戳了两下”……

通过GIFT的两段对比,事实证明,射X是让一个男人由鬼畜变为忠犬的主要原因

“你这东西在我里面乱捅的时候更疼呢。”鲁鲁修一顶膝盖,抵上了朱雀腿间的家伙。
————
嗷嗷女王你好萌!傲娇偶尔大胆一次那是致命的呀!

而是他不舍得给他哪怕是一个毫厘的伤口。这毕竟不是做爱。不是任何一种肉体被刺穿的痛觉都可以变作快感。
————
嗷嗷骑士你好温柔!不过只要是你给的,(我估计)他(不是没可能)会觉得享受的……

另外那只干脆改天做成其他东西留着自己用吧
————
无言,雀你不厚道呀~~~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不是么,难道这是身为一个攻的尊严作祟么……

想起来鲁鲁修生日这天挂上了朱雀的所有物证明,真美!(猫脸猥琐笑)

| 二兔 | URL | 2009.01.14 03:59 |

>>涎涎
最近国家忙着扫黄打非,你看淘宝和mofile都开始处理低俗物了……我们就稍微收敛一点不要在公众场合讨论上面的第一个问题……【殴打】
哎呀!我不能再让鲁鲁小媳妇下去了不能再让鲁鲁小媳妇下去了←这样催眠的结果是我终于让他女王了一次【anda泪目】
我……写不了虐的朱雀……“朱雀其实想对他温柔,比谁都对他温柔”这种思想深深得根植在我心里……【于是我很向往能写出MODE雀的你们【anda泪目】

鲁鲁一辈子都是朱雀的。这是他的命,逃不开,躲不掉。

| anda | URL | 2009.01.15 16:05 |

コメントを書く

管理人にのみ表示

↑ページトッ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ページトップ

プライベートモー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