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2008.09.19 04:12

唔,这欠揍的标题绝对不是我故意让人以为写的是ZC的。
有隐晦的R指定。
22话相关。


.
.
.





Promise Of a Lifetime



他知道自己承担不起那样的光荣。
所以将“zero”当作记号,同那个曾今拥有相同称号的人一起领受犯下的罪。
他知道这不是理应获得的褒荣。
所以自始自终,那些争取的和赐予的荣耀,不过是用以催促自己清醒的罪责的征象。

就好像如今的世界已经不再存在于理智所能定义的范畴,又有多少人会在乎那些获得结果的手段究竟对错各占几分。他何时变成了这样的人。忘记了名为“信念”的鞘,收起了名为“承诺”的矛,一味地追逐着能够迅速获得的结果。


“怎么?莫非已经后悔了?”
声音由背后传来,朱雀缓缓收回抚上王椅的手,抬头转过身去。熟悉的轮廓从渐近的脚步声里勾勒而出,他有些诧异,明明这深夜的大殿里没有足可分辨细节的光亮,他却能够看清此时浮在鲁路修嘴边的那抹玩味的笑。那是曾令他的生活仅剩愤怒与心痛的面具,包含了多少用牺牲堆砌起的自以为是,以及用强迫去划定的对错与否。

“怎么可能。你以为我的决心只有这种程度?还是你觉得自己其实没有实现我们约定的能耐?”
朱雀回给他一个同样意味明确的笑,将那些带刺的棱角复制得不差分毫。

正因为是相互妥协的现在,才更该将这样的逞强精心伪装,让鲁路修彻底肯定他此刻的依顺只是因为他们在这场交易里有着对等的利害。朱雀知道自己只是借此尽量地远离那个至今仍让他陷于矛盾的相反的事实。

——他已经阻止不了他的疯狂。他甚至觉得他的疯狂拥有更多赢的胜算。那不如他就此保留最后的冷静,用以庇护住那个正在灼伤自己的人。

“哼——”鲁路修坐上那把堂皇的高椅,半侧地扬起头,嘴角勾起一个无关紧要的弧度挑断了朱雀方才的衅端。

“鲁路修,你能够做到吧?你质问父亲的那些话……如果换作是你,一定能做到吧?”

“你不是因为知道答案,现在才站在这里的吗。”

“那时你为什么对我说,让我成为你的骑士呢?在那种已经什么都不可挽回的场合,你一定知道就算一直保持沉默,我也会……”

“朱雀,这是我和你的不同。能够主动掌控住的东西,我不会选择接受施予,更不会被动地听任。”

“可是,在我们还能够以‘朋友’相称的时候,你不是一直认定了我的背叛么?那样践踏过你的尊严……”

“背叛?尊严?哈哈哈……朱雀,我得感谢你,这些不必要的东西在神根岛或是更早之前就已经被你摧毁得所剩无几了……你确实没有看高自己,现在的你即将成为这个国家地位仅次于皇帝的人。但也仅此而已。你之于我的价值,不过是用于战争的工具。若我们敌我相见,你会是最棘手的敌人。而若能够任为己用,你便是制胜的王牌。这只是最简单的利益关系。”

“那么这些事情结束以后,你还是会杀了我吧?”

“啊。也许吧。”

“……”

“这不是你自己所希望的吗?”

“是,是我的希望。被你扭曲了信念的人生,就由你把它结束掉吧。”

“啊,会的。”

“……鲁路修,你的愿望是什么?你说你坚持主动,拒绝听任,所以不要再用娜娜莉作为借口,你自己真正的愿望呢?”

“……那样的东西,不必要……赢下去就可以了,包括以前输掉的东西,一起赢回来就好,然后把一切都结束掉……”

“那只是你习惯的自我满足吗?用全世界来满足你一个人自认高尚的理想。”

“难道你不是这样么?”

“或许吧……该觉得可笑么,当初选择了不同道路的我们在快要达到相同的终点时,又走到了一起……”

“哈哈,是很可笑呢。”

朱雀在鲁路修低头的那个瞬间看见一个凝固的表情,充满了嘲讽的意味。不知为何唯有一点他想要去确认——这刺一般的语气或许并不仅仅针对了他。也许鲁路修此时被刘海隐去的双眼里有什么正在不可遏止地流露而出,那里面是不是包含了他对自己无可奈何的一份。

朱雀不忍再想下去。

“明天……你就会坐在这里向全世界宣布……是呢,我都差点忘了,你本来就是被期为王的皇子,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其实朱雀的心中并不全无忐忑。他微弱的恐惧因他而起。他不是怀疑鲁路修改变世界的可能,只是怕他在面对某些软弱的诱因时停下脚步。这不是一条能够回头的路,普通的王如此,更何况他已经罪孽深重。

他们谁都不是会把人生葬送在那些虚荣里的人。鲁路修成为皇帝的初衷,也许真的只是人类最原始的感情——想要获得幸福。矛盾始于每个人认定的幸福会有不同,各自主张的形态相互摩擦,由此产生了彼此伤害。

“宽容”或许是过于自视甚高的说法,而故作的“监视者”的姿态则或多或少违背了自己已经软化的真心。朱雀宁可选择后者,以此伪饰起再次与他并肩同行的理由。

所以现在的他必须是决绝的,干脆狠辣,不可在表情转换的分秒里留下可供怜悯与温柔滋生的罅隙。就这样成为他唯一的骑士,用真假参半的冷酷,截断他后悔的退路,斩去他软弱的幼芽。

他会折断自己曾经对他相向的尖锋利刃,今后只做他一人的剑。而相对的,他会去逼迫他收回自己可能的软弱和犹豫,用坚决去获得最不可撼动的结果,让他们谁都不会再有哪怕一次的后悔。

朱雀看到过他脆弱的一面,在鲁路修向他跪下恳求他救出娜娜莉的时候,在鲁鲁修因为娜娜莉生死不明掉下眼泪的时候,他都分明触摸到了他仅存的一片还保有鲜艳颜色的感情的碎片。

每每回放起这些转瞬即逝却真实的记忆,朱雀又会变得无比矛盾。他明明应该迫他丢弃这些没有必要的感情,却又希望着他能为将来保留起令“爱”复燃的星火。或许可以被称作“爱”——爱这个世界,不会再有想要毁灭的狂妄;爱上他人,不会再有一厢情愿的自私。

爱?究竟什么时候学会了这样浪漫的名词。朱雀对自己有些诧异,一个月来他第一次思考起这个突然的问题,仿佛自己对这个几乎为零的可能早已酝酿着不切实际的期冀。这个连他自己都未曾知晓的定义,他不觉得鲁路修会比他懂。

朱雀突然间俯下身去,扬起鲁路修的下颚,直到他们之间的距离变为负数。

熟悉的味道与触感,惯性的声音和动作。激烈却没有前奏的吻,仿佛要把所有的困惑经由交缠的唇齿发泄进对方的胸腔。

爱吗?一定不是现在这种肤浅的事情。这只是他们习惯了的相互挥霍,迁就着的彼此索求。朱雀不想去细想,自己是否希望这样的冲动在面对这个单音词时能够承担起肯定的回答。也许只是习惯而已。习惯亲吻,习惯做爱,习惯相互利用两两满足。

不管他用怎样的方式抱他,残酷的,或者温柔的,他都会愉悦地承受。那是让朱雀错觉鲁路修彻底对他卸下心防的唯一的时候,也是他理智危险的临界。他在那么那么多次的拥抱中确认了这点。

朱雀将鲁路修从王椅上拉起,右手揽过他细瘦的腰与自己贴近得不留空气进入的余地,而后他向前迈进一步,将鲁路修推上了椅子的扶手。在这些明示着欲望的动作里,他没有停止吻他,却是更加贪婪地啃咬过他每一片唇,嬉戏过他每一寸舌,抚摸过他每一颗齿。而鲁路修没有丝毫退让,挑衅着朱雀掠夺般的舌,驾轻就熟地撕开了两人想要更多的渴求。

嗯啊。

他的双手攀上他的颈背。
他用身体分开他的双腿。
他压抑的喘息和他高潮的呻吟纠缠着撞上大殿里冰冷的墙与窗,而后带着被冷却的温度回到彼此耳中,变成了向对方索取更多热量的导诱。

嗯啊啊。

他的额头抵上他的颈窝。
他用唇齿咬住他的耳廓。
他喊他的名字他回应他的名字,他们谁都不比谁懂这样的渴求和缘由,只是本能地践行着自私的占有。

嗯啊啊啊。

他向后弯过身躯接受他愈发用力的深入。
他向前抬起腰身施予他更加剧烈的进出。
他还想要更多他仍嫌远远不够,他们都不去想该用何种心情去记得什么,又该用何种心情去忘记什么,此刻的满足已经成为最优先的取舍。

而他们似乎真的忘记了什么。或许是忘记了去寻找真正的相互拥抱的理由,或许是忘记了去考证那些愚昧的妄想里可能包含的真实。

他们都不知道自己只是一只羽翼未丰的幼鸟,在一场暴雨里摔下了危崖。



朱雀真的害怕如今留在鲁路修身边的理由是已经原谅了他,甚至是想要保护他。他有时仍会记起在新宿与zero的第一次照面。那时被救下的自己还这般单纯地义正言辞——用错误的手段得到的结果是没有意义的。不想这些空洞的理想看在他人甚至如今的自己眼里都是何等幼稚与可笑。他终于有些明白,那时的zero为何能够如此心高气傲地嘲笑周遭。或许对那个人来说,每一次笑都是一次易如反掌的看穿和预见,看穿了世界倾覆的绝望,预见了自己胜利的凯歌。

他有些后悔也说不定。倘若当初听从了鲁路修的劝服,倘若一开始便加入了他色的阵营,或许鲁路修步步为营的谋略里会少一些牺牲,或许他们于战场上再三的照面不会一次比一次带来更加不可挽回的结局,或许世界的战事与格局不会是现在这般疯狂又狼藉的模样,也或许,这只是他高估了自己的戏份,高估了鲁路修看他的眼光。可惜时间注定不会理会这些“倘若”和“也许”,不论前后两者是否都倾注了忏悔的意图。

而他不知道,现在接纳了他的鲁路修是否已经发现那些令他动摇当初决心的“倘若”“也许”,是否是因为已经发现才让他留在了身边,好在将来的某一天看他低下头颅,听他说声抱歉,然后再践踏着这些悔意讥讽他当初空有其表的理想主义。又或者只是方便地利用着这个最了解他的曾经的敌人帮忙舔舐伤口。

朱雀再也无法否认自己希望的不是以上任何一种可能。至少他觉得那个在他怀里的鲁路修已经卸下了这些不知真假的面具。他想就赌这唯一的一次,赌他正在经受的矛盾,那个人也在承受。



“朱雀,留在我身边。”
“一直都会在。”
“一直?”
“一直。直到你让它结束。”

朱雀牵过鲁路修的手臂,将紧咬住一个承诺的唇瓣轻放上他的手背,在上面落下一个没有用声音诠释的印记。

如果他拔不尽他全身的刺,那么他干脆变作刺过他心脏的那一颗,同他的血肉一同生长,分离便是折断了他尖韧的身躯,或是撕裂了他鲜活的脏器,新的伤痕一定更加深可见骨。就是这样一种残忍的束缚。一直一直。



End..

| ギアス愛してる | コメント(1)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我前天的留言呢?被洞吸走了吗?

| 思 | URL | 2008.09.22 22:15 |

コメントを書く

管理人にのみ表示

↑ページトッ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ページトップ

プライベートモー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