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2007.08.02 09:34

28号那天爹娘离开了天津。
我没有送。
其实我心里很难过。我觉得我对不起父母我觉得没脸见他们。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爹没有再提把我带回家让我休学这件事情。确实我现在的状况要比6月份好了很多。爹和娘见到貌似在恢复的我也许很高兴吧。但其实我一点都不高兴。

前天找了家云南食府去吃过桥米线。那里的服务员都是云南的,穿着各式各样的少数民族服装。我用云南话和他们交谈,就像回家一样,很感动。因为是去吃晚饭,上了表演,还被豪爽的阿哥阿姐敬了米酒,真好玩。
很想家。


我好累。
每次经过隔壁宿舍门口看着那几个姑娘几个小时内没有变过的坐姿我心里就很慌。
别人可以那么刻苦为什么我就不行。

我好累。
那谁谁考上了复旦那谁谁考上了华东政法那谁谁和谁谁手牵手走上了光明的人生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我好累。
大饼跟我讲电视上登了篇讲跳楼的专稿,专家称的几种易跳楼人群里有一种是“听说别人跳楼的”。刚好前段时间听LG说西交又有人跳了。

我的复习进度还停留在“0”这个数字上。
很绝望。
所以我根本就没有资格喊什么累不累的。就从来没见我累过。




井底之蛙虽然是井底之蛙,但在知道自己是井底之蛙以前,至少是只快乐的蛙。

| 幻想曲Träumerel | コメント(1)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No title

你是咋个啦!!!钱师啊~~~~你要好好呢活下去啊!!!

| 正太控 | URL | 2007.08.04 22:20 |

コメントを書く

管理人にのみ表示

↑ページトッ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ページトップ

プライベートモー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