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2008.06.15 23:53

樱井生日快乐!【混蛋,晚了!】
铃音生日快乐!【混蛋,你是谁啊!】
总之大家要开心!


三次元不悦请绕路。
我是同人女。


【谁说这是无间道,面壁去,这明明是脑残道来着。】




at last

尖锐的刹车几乎撕破鼓膜,积水自撵开的破口里四下逃窜而出,重叠了雨幕,周遭天旋地转地开始模糊。
铃村在视野全的前一秒正好看到樱井回过头来。他还没来得及仔细打量对方的表情就先失去了意识。
他算计过,所以不觉得错过这个瞬间有什么遗憾。今晚或者明早醒来,看到的第一眼风景一定是樱井如释重负又惊慌未去的表情,当然,该有的歉疚不会少。那不比事发当时的精彩少几分看头。

铃村第一次想去纠正那些众人由表象生出的定论,他觉得他们颠倒了白。

“铃?”双音词,却能分辨出抖动的颤音。
“这里是……”医院无疑。
“太好了,你终于醒了,这里是东京医大病院,你在……”樱井迟疑着开口。
“啊啊……我在西新宿前面被哪个该死的撞了呢……”铃村的口气不像一场车祸的受害者,谁都会觉得这种危乱过后还依旧轻松是他乐观性格的一个部分,天生的。
没人置疑事情的前因后果,自然也就没人去推敲“受害者”这个词在主动场合是否受用。

“怎么那么不小心,害我都快被吓死了……”用责怪语气掩饰的心慌,在铃村听起来伪装得并不算成功。

他知道他问不开口。

“我见你在对面,想干脆走过去看看啊。该死,最近疲劳过度了么,恍惚得连上街都得注意人身安全了……还是那司机根本是个醉鬼啊……”铃村皱眉,一根错位的神经扯着头皮抽痛,他突然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避开了要害。

我见你在对面,伞里还站了个女人。

他知道自己不该问出口。

他们纯粹的友情交往里没有谁欠谁玩乐的解释,所以彼此曾经都很轻松。

樱井习惯性地伸手,在想起对方的头刚刚经历过一场电视剧情节般的浩劫后让手臂悬在了半空。这下连代替失语的动作都变得尴尬难行。

“嘿,看你这家伙怎么补偿我。”铃村扯开嘴角承起后话,艰难的弧度在额前绷带的煽风点火下像极了哭丧的鳏夫。他不想给樱井太多可以思考的时间,只想用与平日无异的玩笑要下他对他一个简单的承诺。诱导也好,佯攻也罢。

玩笑分明的界限。影射的剧目。现实的盲点。
铃村感谢自己平时就是一副爱笑的模样。


“不是吧,还真怨我啊!那……我岂不是一辈子任你使唤了?”樱井用假装的苦气回应,却有几分真心地释怀。还能这般开玩笑的铃村看来并无大碍,至少就病情和对他的态度而言。那真让他松口气。

“不然你说呢?”铃村继续玩笑,头上的神经叫嚣着继续抽痛。或许这是自导自演该有的代价。

他不是真的不懂心机,只是传言的惯性让人们一厢情愿地相信了他爱笑的原因是从来不想太多。他觉得这些人里面,包括了樱井。

铃村没有想到自己算错了时机。
车祸的那一瞬间他们的眼神相遇太早,他的微微上扬的嘴角没有避过樱井锐直的视线。
樱井没有想到自己想错了可能。
他轻易地对铃村那一抹一闪即逝的浅笑舍弃了“怀疑”的选项,笃定地认为那是穿过雨幕的光线在铃村的嘴角投错了光影。

一切看起来都是最自然发展,没有谁察觉了刻意的阴谋。

“是是,为健一大人效劳真是我一生的光荣啊。”樱井笑开,他们之间的空气照旧。只是有些微妙的感情被不动声色地攻陷,束缚上条约的时限,交付了后生的自由。



很多年后铃村开始回忆那时的气盛,突然想起最初扬起嘴角的理由——他看见樱井朝他转头头,突然有一种莫名的冲动,觉得自己该告诉他一个拖欠了很久的真相,那就是他其实很喜欢他。
只有在多年过后的现在,才肯去相信那时是真的单纯。他并没有自己想得那样擅于心计,也许从一开始,一切都是意外。

很多年后樱井开始整理事情的始末真相,突然觉得自己该对铃村说声抱歉。当时铃村在失去意识之后错过了他的一个表情。他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在笑,但是可以肯定有那么一瞬,他是高兴的。他明白了铃村不顾一切前来的缘由,庆幸他给了他一个永远留在他身边的借口。那是铃村给他准备的,他一直没有勇气说出口的,回应告白的方式。他何不欣然承受。







“我说樱井……你读懂这脚本讲个啥了么……”
“没……”
“……可恶!都怪你偏要玩什么‘把我们的名字带进去’的无聊游戏啊!给我重来!”
“不……我想问题并不在这里……你看台本最后一页上不写着‘如有不懂请不要询问原作者,因为脑残的原作者也不知道这故事讲的是啥’么……”
“哈!?真的假的!?这根本就是职业道的问题吧!”



end.

| 聲有鈴犀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管理人にのみ表示

↑ページトッ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ページトップ

プライベートモー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