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2007.07.14 15:18

去了大連兩個星期,沒有意氣風發的凱旋而歸,但心裏還是溢滿了久違的愉。

大連的空氣有傢鄉的味道,濕潤在滿目的色裏。凝視著這個城市的時候,我很想傢。
療養院坐落的山坡有大片的草木和桃樹林,從房間窗子看出去便見鬱鬱蔥蔥的凹地,再向遠處張望就是海天連成的一片茫茫。每天就是對著這樣的景色發呆,也不全然無趣。

其實也沒有刻意去想很多,順其自然地遊覽觀光吃飯睡覺而已。等要走的時候才發現身心已然輕鬆很多。而左手壁上深淺不一的淩亂傷口,也只剩下幾條淡得難以辨認的痕跡。

從來不知道換一個城市生活,竟然能夠獲得這般沉默却渐进着愈傷的力量。

回頭想想兩個月來自己都干了些什麽,盡是不堪入目的狼狽。
或者把絕望挂在嘴上當作逃避的藉口,其實從來都不曾努力獲得希望;或者讓自己在疼痛裏堅持清醒,其實是在製造傷疤博取同情。
开玩笑地说除了磕葯濫交和犯罪,大概任何一種能夠做到的糜爛的生活方式都嘗試了。
是哪本書上有句話说,“用毀滅的方式來證明存在的意義”。在旁人眼裏,當時的我就是包裹著這樣渾渾噩噩的偏執。
事實上,我只是覺得那時的我才是真正自己。放弃了循规蹈矩的皮相,将一切重要的不重要的该做的事抛在了脑后。
而在尝试毫無顧忌的放縱时,却又陷入了极端快乐和极端自责的矛盾里脱身不能,几近崩溃。所以开始用幼稚的暗示和自残来让自己原谅自己的颓靡。
如此循环。

可以稍微冷静思考的现在,仍然心惊于随时可能爆发的抑郁。
其实我没有病。
只是我的心里根植了一棵令人恐惧的贪婪,让我困惑于毫无意义的追逐中,如飞蛾扑火一样奋不顾身,直至烧伤全身。

| 柔軟的傷跡 | コメント(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No title

扑上抱住~~~
欢迎回来~~~~
也许年轻就是什么都想试试的吧……(你在说什么
于是把新链接摸过去了~~~~~
(我那边还在努力搬家……(其实都好懒得搬=“=

| sanki | URL | 2007.07.15 00:57 |

No title

=v=
我很惊讶你怎么摸过来的|||||||||||还没有跟人说过这个地址……
我好像没有什么要搬的东西……从零开始也无不好……

| anda | URL | 2007.07.15 08:47 |

No title

啊哈哈……其实是……从你的尘埃森林那边摸过来的呀~
= =+

| sanki | URL | 2007.07.15 22:02 |

コメントを書く

管理人にのみ表示

↑ページトッ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ページトップ

プライベートモー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