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2007.08.30 23:25

我放纵了那么久,快乐了那么久。
沉迷得犹如磕药一般精神恍惚。恍惚得犹如雪好的背后位充满诱惑的疯狂。

谁来收纳我麻木的灵魂。
告诉我“你还有痛觉”或者“你应该在适当的时候感到悲伤”。
而事实是那样的感情已经被丢弃在不远的过去,我找不回来。

原来我就是这样走在极端。
大哭或者大笑。
用钝蚀的身躯,向着麻木的灵魂,大笑。

那么BYE BYE。
这里的另一个我。
反正也断网了。再见是这样自然而然。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柔軟的傷跡 | コメント(5)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

2007.08.25 21:36

昨天娘亲爹亲打电话给我,说不要太苦。
我说我不苦,我是太闲了。
然后他们又说,你不要逼自己,可以把眼光放低一点,不要到最后让这些努力白白浪费了。
我说没有这回事,因为我根本没有在努力,所以不论眼光放得如何低,也无可能考得上哪所学校的,任何一所。

放下电话以后,我才知道自己已经改变了那么多。

现在的我把自己看得很透彻。
我梦见自己数学考了零分。
我想起高中的时候数学得过33分。
我知道自己的DNA里没有能够识别“数学”这个信息的蛋白质排列组合。
说什么数学是鬼畜攻我要做女王受,到头来不过徒留些被强暴的伤心记忆。
说什么我会爱上它征服它说什么之死靡它。
都是些效仿傲士的虚荣,哪知自己没个傲的本钱却逾越安稳的本分。

可今天值得纪念。
我走完了长征。四十天的补习期间没有休息过。
非常疲惫。
虽然我除了抄笔记的手其他什么都不带着去上课(包括脑子),什么都没学什么都没懂但我还是很疲惫。日复一日的辗转奔波让我在生理极限的边缘摇摇欲坠。每天早上五点半起床,然后是二十分钟的步行再加四十分钟的车程。晚上反复一次这样的奔波。最后结束一天。
真的很累。

可是我的心不累。
我现在很快乐。
因为认识了一位叫做天野的神,从此我被他的光亮拯救,知道了有种快乐的死法叫热血翻涌。

是的。
请相信我已经死去了一次,并且是极乐地。

Oh,天野,你为什么是天野?
Oh,阿纲,你为什么是阿纲?
Oh,Dino,你为什么是Dino?

轻声!那边窗子里亮起来的是什么光?那就是东方,Dino就是太阳!起来吧,美丽的太阳!那是我的意中人;啊!那是我的爱;唉,但愿他知道我在爱着他!

[你去SHI!你不要在这里E搞莎剧!
[我有什么办法=皿=!现在除了莎翁的台词什么都不能表达我内心热烈的爱!Dino那么帅!怎么可以那么帅!小言纲也很帅!X老大也很帅!其他人都一样无止境的帅!啊!世界啊!这个世界预言如此乏色,无法表达我的爱!啊!莎翁请你复活吧!用你如美丽的词句帮我表达我的爱!]


| 柔軟的傷跡 | コメント(5)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

2007.08.22 22:26

今天路过报刊亭不注意扭了下头。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T T……只是扭了一下下而已……居然看到了可以令我不顾形象冲上前趴在那里嗷嗷嗷嗷号半天的东西[老板:“姐姐你要什么……”
[捂脸]SHEL好萌!SHEL太萌了!SHEL是大萌神T口T
怎么可以这么萌〉《竟然把榛名画得这么萌!!嗷嗷嗷榛名那个眼神嗷嗷嗷那个表情!太萌了太萌了![事实上不知为何当时注意榛名要比注意阿部多一点[欧!]
嗷嗷嗷我太火星了,请相信我是从火星移民过来的,现在才知道原来漫友变成同人的天下了……
于是我为了这张萌图掏钱买了已经两年未曾碰过的《漫友》,我自己都很感动囧……



最近果然很燃[我从LG那里学会了一个新词叫“燃”……][欧!]
照理说我连续倒霉了快一个月应该很伤心欲绝很憔悴沧桑才对的。
然而事实是我很燃。

能解释这个问题的理由我只找得出一个:这世界只要有同人我就不会死!

哦哦哦我要抱死c72[抱你个头!该死的是你啊!你去死吧!竟然一次就用尽了未来三次买本子的钱你去死吧!][不对啊该死的是那些再录啊T T]


人们对看动漫的人有个很普遍的误解,那就是——以为只要是看动漫的就会画画囧。[怎么可能呢!怎么可能!看看我啊!我是画盲知道么?]
今天有个姑娘拿着张白纸来我这里,曰:“帮我画个机器猫牵着KITTY可以么?”
窘到了啊,太抽象了啊,关键是我不会画画啊[你给羞人……连动物类似物都不会画……]。
后来磨不开面子还是硬着头皮画了[事实上要不是昨天新买了一支自动笔想借此磨合磨合我估计我死活都不会画的囧]


然后就是!!
十年后的骸样不远了!![神啊请保佑我在看到的那一秒不要厥过去囧]
噢!召唤REBORN158噢!曜出现了噢噢!髑髅小姑娘你长成什么样了我还是很好奇的……




| 幻想曲Träumerel | コメント(5)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

2007.08.17 23:27

近日来连续倒霉攒起来的RP终于在昨天用光了。居然被人拉去吃海鲜[好不现实]=v=||||||天爷爷看我最近一直在啃干粮都啃到憔悴了给我机会改善伙食么。
于是生平第一次吃了大闸蟹对虾生鱼片以及其他一干叫不出名字的东西……[事实上过去蛋白过敏很严重都不敢吃这些东西而且大山里也没机会吃……]阿喂我果然还是做个平凡小老百姓的好。那些钱够买多少再录了啊喂拜托换成本子给我吧。

尤其窘的是,当时大闸蟹放在我面前我很想吃但是不敢动……因为我根本不知道从哪里下手,真的好丢脸[捂],就说我是山孩子一点餐桌文化尤其是吃这种海里的东西的文化都没有嘛……最终还是让别人帮我掰开了,然后告诉我从哪里开始吃T T
更窘的是,别人看我把蟹黄扒到一边就问“这是好东西啊怎么不吃”,我呆了一下,说“啊因为我看着它很像不明[哔————]怕没食欲了……”[好丢脸好丢脸我真想到南墙撞死算了]

结果晚上要睡的时候发现脸上起红斑了,啊啊我居然又过敏了=口=|||||||不是早就治好了么……还好不是很严重,今早起来就好了……

早上在抄外星文的时候突然接到“生日快乐”的短信,猛然惊觉问了旁边的人今天几号,才在混沌中想起来今天是自己生日。

生日快乐哦哈哈。

| 柔軟的傷跡 | コメント(5)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

2007.08.15 22:12

小言纲太帅了句号
小言纲帅到无与伦比了感叹号
天野妈妈迷上鬼畜攻x女王受了省略号
都怪boss你老不出来你看你养的鸟一飞出笼子就逆反了你到底还想不想混啊问号
温柔骸样你再不出来你的小动物就要被大灰狼刁走了分号下划线分号
腹攻出没注意冒号别看他一脸清的笑其实可是调教系呢那个风太君

啊。
我决定让自己变成变成女王受。既然数学是个暴君。

| 幻想曲Träumerel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

2007.08.12 19:18

那个偷我数学笔记的人,我认不得你是什么心理或者出于什么缘由我也不想认得。
有本事你交钱领证听课去,有本事你每天早上五点半就起床上课去,有本事你忍受每天四小时的高强度抄写自己记去。
我抄这本笔记抄到右手腕肿起来贴完了一盒云南白药膏至今还一点好转都没有我都忍着疼痛坚持抄了,虽然光顾着抄根本就没有学到什么东西,但是正因为没有学到什么所以结束的时候才要靠这笔记复习的,我说你偷去做什么?
好吧你要就拿去吧,我倒要看你这种人品的人究竟考什么X。

哈,太好笑了。我的倒霉日子究竟要持续到什么时候。

| 柔軟的傷跡 | コメント(2)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

2007.08.08 23:25

篇三。
有时候“突如其来”或者“毫无缘由”也构成喜欢的缘由。不作时间状语。




| 幻想曲Träumerel | コメント(2)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

2007.08.07 23:20

提问回答时间。
回答清宝贝的问题。[这不是很古老的游戏么,为何会存活到现在……]
[拉住……我那天不是喊嗓子疼么,结果转天就发烧了,烧了两天……敢情我是被神雷劈了,造孽啊……以后不敢玩T T……]
刚刚我娘打电话来,接起电话来我发现自己竟然讲不出话来了T T,我娘在电话对面以为电话坏了,然后使劲哼唧一声出来我娘才知道我病到发不了声OTZ……


1你最可贵的优点是?

A:很有自知之明

2两个人最遥远的距离是?

A:志不同道不合

3你觉得西瓜和瓜子的关系是?

A:毫无关系

4当你坐在刚刚出发的火车上时,你在想什么?

A:如果能用在火车上的时间写篇文章出来就好了(……)

5在朋友不知情的情况下,你愿意为他/她付出吗?

A:愿意。如果他/她是值得我付出的人。




小丑的斑点日记@2

篇二。
有一种喜欢很特别,它的名字叫“尊敬”。


| 幻想曲Träumerel | コメント(1)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

2007.08.06 23:21

终于连我自己也坏了。
之前一次烧至38.5度的记忆是三年零两个月前,高考的时候。
莫非这是所谓的神经性发烧么,精神状态一不好就导致了免疫力下降。
晕乎乎的。



小丑的斑点日记@1
——大学生与中学生的区别仅在于有没有闲工夫整理日记而已

萨。
是日记写下了记忆。还是记忆回放了日记。
谁知道呢。
所以以下是中学生作文请勿怀疑。


小时候我拿平面里的帅哥当白马王子。那时候武内直子北川美幸当道,有人妄想着少女漫画的情节没少做了白日梦。
长大了我觉得自己一点改变都没有,虽然脑子里装的东西多了却依旧死性不改胸无大志,被人说成智商低还是情商为零随他去吧。
而现在,我觉得有点悲伤。惊觉自己离现实已经很远的时候总是会无端惊慌。
此地禁止煽情如有需要请控制在八个字以内。
那么,有些人我依旧爱着。


篇一。
如果说爱情变成习惯,那该被称作忠诚。




| 幻想曲Träumerel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

2007.08.04 08:31

我的狱小寺(小本,因为是银灰色所以这么叫了,我所有银灰色的东西都叫狱小寺,好jiong)终于彻底崩坏了。
我究竟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啊数码之神,有必要让我这么惨吧。
于是今天晚上回来装系统T T。


我想一定是在某些事情上我把好运用光了TvT|||||
比如说昨天收到了《Enchanted》!!!
激动死了〉《[我说你激动过头了给我好好上课啊上课都在笑你丢不丢人啊]
感谢小歃感谢尾巴团的大家感谢给我签名的各路神仙!!我被杀死了被秒杀了TvT
不知为何我把它拿在手里的时候有种轻巧到易碎的错觉[因为是童话本?滚,都说你是被闪成脑残的],哦哦哦被萌到了〉《封面的颜色比想象中深[虽然以前看过白的jiong],很华丽!
今天晚上就来舔它=v=


还有关于个雀叔的事情……
我说DINO叔,你要是不留胡子或者不穿西装出场,我可真的要举起“攻受逆反”的大旗倒戈到“18D”了。
对不起因为雀叔这鬼畜攻鬼畜到让我有了他其实是攻的错觉。DINO叔你的出场一点要强势点!田野妈妈天野大萌神拜托了!!
我说阿虚君你可以笑死了TVT

| 幻想曲Träumerel | コメント(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

2007.08.03 10:16

不行了。
大振怎么可以这么萌T口T,简直是犯规嘛[满地滚
16话小3对A仔的告白居然那么大胆又那么天然,被杀死了我被杀死了好羞好羞[捂脸]。画面在这里停了5秒啊!5秒!这是具有历史意义的一刻么!
然后A仔那张脸,[满地滚]从来没见过A仔有这么丰富的表情[是•呆•得很丰富啊]。然后那句自言自语“可恶啊,等等,等等,现在可不是感动的时候”,[拍肩]我能明白你的心情阿部君T T,要你在那种情况下保持冷静太难了,所以那句“……干什么啊比赛中……”一定是在说“要不是在比赛中我就把你推倒啊!”吧XDDDD(欧!)

神啊我求你给我时间。
我想写大振想写大振……[满地滚]



上星期一口气追完了CLAYMORE的漫画。以前追到64,现在把落下的10话补完了,终于看到了传说中的“7年后”。[啊喂,难道现在流行“X年后”的时空设定么……]
太好看啦T口T我仿佛回到了那个“带着一颗纯洁的心灵看热血漫画”的时代,好感动。
作者很懂得什么叫“铺垫”,故事进入深渊之章以后以前那些被认为无关紧要的人物都带着各自的谜团出现了并且相互纠结在一起,我最喜欢这种剧情了T T,哦啊啊好热血沸腾。八木老师你对故事的驾驭能力我真的好佩服。还有对人物性格的把握太精彩了,居然可以让那么多人性格都独具特色,一下子就能辨认的感觉呢[由于头发只能是一种颜色所以塑造出那么多形象各异的人真的很难呐]。
快点让那基出场啦,人家想看帅哥哥[其实我一点都不喜欢这个小鬼头,但是为了克雷娅我想他长大一定是个帅哥=v=,至少比伊斯利帅才行]。
哎,又是一场相思相杀啧啧。我倒要看看7年的距离,可以抹煞掉什么。



这几天听北出菜奈的歌,才发现这个姑娘真很值得尊敬。
那些为动画写得歌,歌词无一不与之相生,应景应情的很,并且还相当有美感。啊啊,真的很用心啊这个姑娘,GJ!

发现石川小姐也越来越厉害了。她的歌总会杀到我心口上,从来都不偏差。我记得那个遥远的年代第一次听到“在一起”和“相似”这两首时还都哗哗落泪了[好羞]。这个人写词确实有一手T T。声音也很深的那种感觉。所以我被杀了一次又一次。
前久搜泪的时候看到了这样一段歌评:“历尽千辛万苦寻求宿命的答案,结果却是最爱的人便是命中死敌,耀次郎很清楚自己的使命要求他怎么去做。刀不再落泪,落泪的只是断肠人。”
啊啊,又是一场相思相杀的血色柔情。
当时泪在背景上响起来的时候,本来对情节没什么感觉的我居然要热泪盈眶了……


Ps.发现4月番进入第二季后OP、ED换得很微妙噢=v=,都好好听~~~

| 幻想曲Träumerel | コメント(2)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

2007.08.02 09:34

28号那天爹娘离开了天津。
我没有送。
其实我心里很难过。我觉得我对不起父母我觉得没脸见他们。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爹没有再提把我带回家让我休学这件事情。确实我现在的状况要比6月份好了很多。爹和娘见到貌似在恢复的我也许很高兴吧。但其实我一点都不高兴。

前天找了家云南食府去吃过桥米线。那里的服务员都是云南的,穿着各式各样的少数民族服装。我用云南话和他们交谈,就像回家一样,很感动。因为是去吃晚饭,上了表演,还被豪爽的阿哥阿姐敬了米酒,真好玩。
很想家。


我好累。
每次经过隔壁宿舍门口看着那几个姑娘几个小时内没有变过的坐姿我心里就很慌。
别人可以那么刻苦为什么我就不行。

我好累。
那谁谁考上了复旦那谁谁考上了华东政法那谁谁和谁谁手牵手走上了光明的人生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我好累。
大饼跟我讲电视上登了篇讲跳楼的专稿,专家称的几种易跳楼人群里有一种是“听说别人跳楼的”。刚好前段时间听LG说西交又有人跳了。

我的复习进度还停留在“0”这个数字上。
很绝望。
所以我根本就没有资格喊什么累不累的。就从来没见我累过。




井底之蛙虽然是井底之蛙,但在知道自己是井底之蛙以前,至少是只快乐的蛙。

| 幻想曲Träumerel | コメント(1)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

2007.08.01 22:35

7月24日
电脑开机即死,瘫痪一日。即日恢复正常。

7月26日
网络莫名被断,今日恢复。
同日,手机按键失灵,短信功能瘫痪,尚未恢复。
同日,CD机故障,尚未恢复。
同日,耳机报废。

7月27日
打碎一面巨大的仪容镜。

7月28日
移动硬盘无法识别,尚未恢复。

| 柔軟的傷跡 | コメント(1)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

プライベートモード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