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2007.07.25 21:59

我说唐曦你是吃着shi了是么!!??
你这种人早点死了算了吧!
想起你就恶心到饭都咽不下去!
给我滚!滚得远远的!滚出这个宇宙最好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柔軟的傷跡 | コメント(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

2007.07.22 23:28

拍桌子拍桌子!Lucky Star12话笑死了!!
TAT终于看到所谓COMIKET的盛况了……还附带攻略=口=!
[做成小册子以后带着去日本……][滚!你个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

comiket攻略[bgm请来点热血的][以下引用自Lucky Star]
1、确定购物清单
2、准备地图,设计路线(参展的人太多,不事先设计好路线可能被参展组隔断而无法动弹,尤其在某些区域,被挤入人群会损失三十分钟以上)
3、根据存货量的差别对展位作出分类(存货多的可以下午再去,早上只考虑怎么绕完事先设计好的路线)
4、准备实弹:钱包(结账时不能慌)和咖啡牛奶(咖啡牛奶是前期补给用,半小时喝一次)
5、初战结束后过了约定时间同伴还未到集合地点就去医务室
6、必要时请准备好行李推车……


谁来告诉我这两个人在干什么||||
小关和杉田的对手戏……
啊喂……那具现化的形象是怎么回事啊……
snapshot20070722212952.jpg

snapshot20070722213029.jpg


另外……出现了!!!总介和九龙的同人X!!无奇不有啊这个世界果然无奇不有![根本不曾想过的CP……]
snapshot20070722214432.jpg


还有那随处可见的凉宫就不用冗述了……………………

以上。
总结:京都动画是个谜……

| 幻想曲Träumerel | コメント(4)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

2007.07.21 21:38

我的表情是这样“=口=”
唔诶————这是雀大叔么?为何会越长越年轻?[抱头]委员长的年龄是个匪夷所思的谜谜谜谜[无限回音]
关键是……还是个鬼畜受?呜啊啊啊让我超级想看迪诺大叔什么样子的TAT[肯定是很MAN很荷尔蒙那种,不然谁镇得住鬼畜受啊]
hibari.jpg


银魂65的小总好帅> <帅死了呜啊啊啊啊!!
sougo



这两口魔王也进行得明目张胆的= =||||
sk1.jpg

[羞]夜深人静时充满S意味的心意坦白……[/羞]
sk2.jpg

这一幕,文艺点说叫做“刀光剑影的凄美柔情,相思相杀的红颜绝命”……[你滚!! ]
sk3.jpg

sk4.jpg



再然后这边也闹得HIGH得很—————居然是银土!?
“喂————”
hg1.jpg

“这次别想溜————”(看那双欲火中烧的眼睛)
hg2.jpg

[糟……————这家伙不回来真的吧……]
hg3.jpg

旁白:其实只是阿银想反攻而已……=v=|||||||||
hg4.jpg

hg5.jpg



| 幻想曲Träumerel | コメント(5)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

2007.07.19 11:03

先惊吓一下……出现了!史上最难听动画OP!《Zombie Loan》的[オオカミのノド],吓死我了妈妈呀,就像当初鲁鲁的[雷音]一样吓死我了……
再惊吓一下……出现了!00和13攻受逆反!还好我的“穿越DNA”比较隐性,不容易角色带入(本来就觉得00的Lavi不太感冒,RK的话,00作为攻的声音明显太弱了=”=),然而这次的搭配是冷面攻和健气受,13果然还是适合冷冷的王子音=v=



其实正题是《冬之蝉》。
冬之蝉2


迟了一个月才看到《冬之蝉》的动画(之前居然不知道=”=,还好上月底第三卷恋声的字幕才出来=v=|||||)。不过也因此可以把三卷OVA一口气看完,真的像看电影一样酣畅,我可以瞑目了。
杀死我了啊妈妈呀T T

他们曾经对彼此承诺,在冬天即将来临的一个傍晚,向着一只正在孵化的蝉约定了将来——为了创造能够不论身份自由在一起的时代而努力,而在此之前,就如蝉静静沉睡。
但是那只蝉生错了时间,它破壳所迎来的冬天,注定了新生只是须臾的一瞬间。


乱世总被当作方便挖掘题材的无底洞——或者是被迫参军的士兵,或者是承受战祸的百姓,更或者是相思相杀的红颜绝命。推敲早前的经典,唯美至《浪客剑心追忆篇》真实至《萤火虫之墓》,哪部没留下个让人落泪的结局。战争带来的苦和伤痛,不论输赢都一样必须承受。啊呀这不是偏题么。

大概因为主角是两个男人,《冬之蝉》的乱世舞台里,少了份男女悲欢离合的柔情哀婉,却多了份男人的抱负相互碰撞的豪情,以及明明怀着相同的热情和理想却不得不因身份的对立成为敌人的无奈与悲慨。

草加与秋月的爱情,是基于相互的尊敬、认同和仰慕而产生的。他们赞同彼此独到高远的目光,钦佩对方的胸襟和抱负,所以之间的信任有多深,爱情也有多深。

也正因为这样的深沉,当草加为了秋月举起从不轻易拔出的利刃并且满手沾染鲜血时,秋月觉得那个叫做草加的男人居然变得如此陌生。草加的温柔和沉稳,在那个破败的战场上为他崩坏了一个瞬间。而这个瞬间在今后的几年中,变成了他苟活的负担和自责。虽然一直以来,草加单纯的爱情没有变。也正因为那份单纯的爱情没有变。

冬之蝉3

冬之蝉4



其实谁都没有错。他们爱上彼此不是错。草加为了秋月对同伴拔刀相向不是错。草加执著于秋月活着的事实将其身藏在与世隔绝的深林中不是错。那样的时代没有对错可言,因为它本身就是一个霸道错误,而他们的爱情诞生于其中。

秋月死的时候仍然带着的那个香囊里,装的是多年前他们分别的那个傍晚,那只孵化后的蝉壳。
也许他是想,不论生的时代对错与否,都要像蝉一样勇敢地活下去,不把悲伤当作鸣唱的曲调。
但那蝉的空壳最终还是变成碎裂的炭灰不复曾经存在的痕迹。而他们的爱情,亦被埋葬在只剩纯白色的冬天。

ps.ED《冬之蝉》也很好听,曲风有特定的时代感,而词则把他们的故事写成了诗。乱世的豪情和凄怆,被渲染的淋漓尽致了。
ps.ps.森森的唱功见长了……但是……高音还是很难上……总之还是GJ!
点开大图是桌面> <

| 幻想曲Träumerel | コメント(4)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

2007.07.17 08:10

萎靡之后居然还能为自己的萎靡做个理直气壮的段落小结,我可以去死了

而事实上值得回味的东西还是有的。
比如新田充满力量的画风和与之对比强烈的异常细腻的叙事手法啦;
比如水城善于抓住的让人无法觉得理所当然但又会理所当然为之动容的人的本性啦;
比如阿部那怎么看都不会腻的[伪]擦边球[真]情人啦;
比如木下茅草一样断续的线条啦;
比如三池令我共鸣的心理描写啦;
比如穗波柔软到令人怦然心动的H啦;
比如神叶难得正经的校园清纯啦;
比如村上家那头稀有纯情物种啦;
比如森本值得推敲的画风转变之谜啦;
比如小田切如此华丽的画风为何故事总是平平啦;
比如中村为何到关键时候说什么预知后续发展请见小说这不是坑人么;
比如志水性感到看一眼就要冒鼻血的画风我自动忽略H好了虽然忽略了H已经不剩什么了;
以及其他。太多而无法列举。

果然回锅肉的味道就是浓烈=V=
很多东西再看第二遍的时候绝对会有不同于第一次的感受。
而最近碰到的最能把这种冲击发挥得淋漓尽致的人[或者是我太自我投入了?],大概是新田佑克。
以前觉得她的画风太粗犷、不够唯美、过于男人。现在却对这种独特的性感另眼相看了。我心甘情愿地奉承那是一种坚毅的、充满力量的美。
而且新田的叙事手法会让人在不知不觉中抛开女性的视角,站到一个她为你设定好的高度去审视剧中人的关系和感情,然后跟他们一起认真。我记得里面有句话说,“我们的关系,是人格彼此冲撞,削削减减、填补缝隙后做出来的整体。”真的是相当感动。
可以看出新田近年来都走“励志”路线,不管是《春抱》还是《我的声音》,主角从自卑和挫折中站起来往前走的情节渐渐清晰变作主线,让人点头称赞拍手叫好啊[滚,那是因为你自以为是地感同身受吧]。
啊当然说新田不说她的H简直就等于在说瞎话了。但是这个问题实在好羞哟。虽然本身不是很迷恋H,但是还是感到这个女人的非凡功力了……拜一拜,拜一拜……

| 幻想曲Träumerel | コメント(5)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

2007.07.16 09:38

结束300本耽漫的长征,我决定回到同人的世界里,带着不同以往的感触。
然后找了些文章来读。怎么可以这么感动。呜啊啊。


世界可以在某些人的字句里延伸很远。真是好神奇。
有人站在苍蓝色的中心,为无法为之命名的释怀或者忧伤,和风低吟。
人生若这般弦歌阵阵。

语言分量微薄不是我沉默的借口,只是忽然间解不开舌上的结。
说不出心旌钝塞,道不明感佩万千。
当虔诚地感谢神,在心里供奉这世界的美好,非徒尖刻或者沉痛。

我想我还爱着同人,以及精心雕刻它的艺术家。




想细数那些青春里停留的谁和谁。
他们的故事会纠缠多久。



| 幻想曲Träumerel | コメント(4)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

2007.07.15 09:38

兴致偶发的时候终于给了自己一个上网的理由。虽然这种事情根本不需要什么理由。
然后我发现火星的我依旧火星,而地球变得不再像地球了。
这个世界过于光鲜亮丽,对我来说。真的太亮了。
同人志忽然间多的就像托着珍珠号的螃蟹,一眼望去满是涌动在沙漠里的浪。哗哗哗哗。前仆后继。
如果我还有勇气直面惨淡的人生,那么结果是钱包一边流泪一边吐苦水。


习惯性发呆,习惯性暴食,习惯性一睡不醒,然后习惯性买同人志。
惯性的生活可以很简单。简单到这样不用思考,没有负担。


看到惨不忍睹的期末成绩时我想我果然还是有着贪玩的本性。
换种说法就是,我没有别人那种能在娱乐中把书读好智商。
再换种说法就是,我很笨。

嘛。
世上庸碌的人很多。
算我一个也好。
有爹娘有朋友疼爱就够了。

| 柔軟的傷跡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

2007.07.14 15:18

去了大連兩個星期,沒有意氣風發的凱旋而歸,但心裏還是溢滿了久違的愉。

大連的空氣有傢鄉的味道,濕潤在滿目的色裏。凝視著這個城市的時候,我很想傢。
療養院坐落的山坡有大片的草木和桃樹林,從房間窗子看出去便見鬱鬱蔥蔥的凹地,再向遠處張望就是海天連成的一片茫茫。每天就是對著這樣的景色發呆,也不全然無趣。

其實也沒有刻意去想很多,順其自然地遊覽觀光吃飯睡覺而已。等要走的時候才發現身心已然輕鬆很多。而左手壁上深淺不一的淩亂傷口,也只剩下幾條淡得難以辨認的痕跡。

從來不知道換一個城市生活,竟然能夠獲得這般沉默却渐进着愈傷的力量。

回頭想想兩個月來自己都干了些什麽,盡是不堪入目的狼狽。
或者把絕望挂在嘴上當作逃避的藉口,其實從來都不曾努力獲得希望;或者讓自己在疼痛裏堅持清醒,其實是在製造傷疤博取同情。
开玩笑地说除了磕葯濫交和犯罪,大概任何一種能夠做到的糜爛的生活方式都嘗試了。
是哪本書上有句話说,“用毀滅的方式來證明存在的意義”。在旁人眼裏,當時的我就是包裹著這樣渾渾噩噩的偏執。
事實上,我只是覺得那時的我才是真正自己。放弃了循规蹈矩的皮相,将一切重要的不重要的该做的事抛在了脑后。
而在尝试毫無顧忌的放縱时,却又陷入了极端快乐和极端自责的矛盾里脱身不能,几近崩溃。所以开始用幼稚的暗示和自残来让自己原谅自己的颓靡。
如此循环。

可以稍微冷静思考的现在,仍然心惊于随时可能爆发的抑郁。
其实我没有病。
只是我的心里根植了一棵令人恐惧的贪婪,让我困惑于毫无意义的追逐中,如飞蛾扑火一样奋不顾身,直至烧伤全身。

| 柔軟的傷跡 | コメント(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

プライベートモード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