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2010.07.10 07:33

Herzlichen Glückwunsch zum Geburtstag
des ausgezeichneten und allerheiligsten Ritter
des 99. Kaiser des Heiligen Reiches Britannia.

ALL HAIL SUZARURU!






SPARK收到了> <
谢谢蔷薇公主~
DSC01066.jpg
扫了眼攻略,第七章是美国甜心❤
甜心等我,下个月就来攻略你❤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ギアス愛してる | コメント(1)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

2010.05.24 07:08

已经很久没有提及CG和白的相关。
点开ギアス愛してる的标签时心中涌起一股复杂而无法申辩的心情。
写这日志的时候也感觉手生了。
尽是些矫揉造作的神情,十分不自在。


今晚看了芦神的《Anemone Coronaria》,播放器里正好是藤田麻衣子的《君が呼ぶのなら》,顺势便痛快地哭了一场,直到上气接不了下气,领受了被剥夺呼吸的痛苦。

就像两年前看完CG最后一集的那个晚上,可以不顾形象撕心裂肺,可以喊出声音酣畅淋漓。

【我靠究竟要装得多中二多病娇才能到这个地步啊……!?】

原来我还可以这样挺胸抬头底气十足地承认,至今为止、并且将来可能也不会再有第二个令我痛到这么体无完肤的CP。


关于这本书。

“由你来杀死我。”
当鲁鲁修面对朱雀举起的利剑,冷静而淡然地直视进朱雀的眼睛,他这样对他说。
他坚信着朱雀对他怀有的恨意真实而不曾虚假。
可他也一定知道,朱雀不想失去他的心情亦是真心。

他们平静相处等待零之镇魂曲的一个月里,朱雀每每从噩梦里醒来都会喊着鲁鲁修的名字。
他无法否定自己对ZERO的憎恨里深藏了对鲁鲁修的珍爱与不舍。不论是小时候便已成形羁绊,还是校园里心机全无而干净的青春,亦或是一些无法辨清轮廓的恋慕。
所以在鲁鲁修对他说出“由你来杀死我”时,他才会有那样的感受,仿佛什么“在胸口冷冷的燃成灰烬”。
那是他咽下的拒绝的话语正在变成绝望的感受。
他想为鲁鲁修实现他所期冀的明天,所以无法反驳。
他知道自己对ZERO的憎恨与对鲁鲁修的珍惜的矛盾需要一把利剑来彻底斩断。
那么就由他亲手结束他的生命,由他将过去的爱恨一次彻底清算。


他明明这样决定了。
决定了去实现鲁鲁修的愿望。
决定了帮他创造他留给世人的明天。
他不是相信那样的明天一定会变得多么美好,只是相信鲁鲁修不惜牺牲自己也要开辟的未来有着很多的可能。最起码,在人们眼里是美好的。

可是他呢?
他的明天又会怎样?
选择了在这一段路上与鲁鲁修短暂同行,日渐焦躁的心混杂着越来越多不可分辨感情,恨意,爱意,同情,忏悔,以及罪恶感。
混沌之中却有一股灼热清晰可辨。
他想抱他。仅此而已。可又不明白为什么。
也许只是想要确认鲁鲁修现在正活在他的身边,还有着温暖的体温,还能够喊他的名字,他可以被他触碰到鲜活的肌肤,可以被他进入深处令他尽数释放那些不知所谓的感情。

朱雀知道已经无法改变鲁鲁修最后的决定。也不想要改变。
他就是憧憬鲁鲁修这样的固执。
认定的事情就去贯彻,坚强如一。
被他如此感动着,施予了名为“愿望”的GEASS,他除了为他实现和守护这样不惜代价惊心动魄的最后一个愿望,已经再也,什么都无法做到了。

所以就在这“最后一个愿望”实现之前,让他忘我的抱他。
用力地,放纵地,不去想自己是否还能在他面前游刃有余,不去想怎么克制自己才能足够温柔地对他。
让鲁鲁修记住他的形状他的温度,记住他触碰到他最深处的感受,记住他们可以这样毫无间隙地连结在一起。


他们最后的拥抱如此温暖而幸福,却也一定疼痛着。
像一场虚幻的梦,梦见了温暖的过去,却止于无果的明天。


读后感就到这里了。


之后随手翻了翻以前为白写过的林总,发现有一篇短句似乎与芦神的这本有那么一点相似之处。
同样关于他们空白的一月。
同样关于他们永远别离之前眼里的彼此。

于是再拿出这个已经成为历史的东西回味一下。



ZERO TO ZERO

我们经历的所有,只是一场胜负无终的LOVE ALL.



[Side Zero]


我无法用“再见”回应你忏悔的希冀。
却迫你承受我一厢情愿用生命换来的明天。

我到最后都是这样自私。
利用你开始对我软化的心防,
实现自己渺小却长久的愿望。

明明是我毁灭了整个世界。
明明是我负罪于新的起点。
却胆小地逃避了虔诚的期望。
又自负地舍弃了奉还的颂扬。

留给你高尚,却廉价卑劣的盛赞。

而我,连回报你都做不到。




[Side Another Zero]


我连你“再见”的回应都无法得到。
却被迫承受你用死亡赋予我痛苦却唯一的存活。

你到最后都是这样自私。
擅用你让人望而却步的骄傲,
剥夺了我忏悔与殉葬的出逃。

明明是你赢得了整个世界。
明明是你该站在新的起点。
却善意地接受了错解的讽嘲,
又恶意地享受了虚伪的唁吊。

留给我肮脏,却至高无上的荣耀。

而我,连惩罚你都做不到。


| ギアス愛してる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

2009.07.24 04:13

《Ashes of Time》昨天终于进产房了……祈祷她能被顺利的生出来……
听说最近国内扫黄打非小组行动异常迅猛?千万不要发生什么被迫人流的事情……?【胡说

机长辛苦了TVT
我不仅思想肤浅还没有技术含量,完全帮不上你什么忙,对不起TVT

谢谢预定的各位!机长绝对没有让你们白期待!!
淘宝页面已经开了,拍下时如果想得起来请注明当时的预定ID?
http://item.taobao.com/auction/item_detail.jhtml?x_id=0db1&item_id=a7b4c2897ebfcfe40a5fa5818eb4830f

放一下封面和SAMPLE wwwww
其他信息请前往公式站~> <


绘/sanki
cover
AOT_C.jpg
sample1
aotsp2.jpg
sample2
aotsp3.jpg

ALL HAIL SUZARURU!

| ギアス愛してる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

2009.05.15 04:00

涎涎和叶子前几天联了一个dream的主题,幽酱的美图紧随其后沸腾出炉,于是我的心有点痒痒的……
【我真的是故意盗用你们的题目的!】
Dream 二兔ver.
Dream 叶子ver.
Dream 幽水ver.


【虽然是出于一点点的良心不安而】悄悄咪咪把偷来的东西进行了适当改造……这下即使有人报案,警察也找不到我“侵犯知识产权”的证据了【可达鸭窃笑】。


DREAMXDREAM.jpg


| ギアス愛してる | コメント(2)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

2009.02.24 23:59

谢谢在这个时候给我支持亲人和朋友们。谢谢你们。
我很好。好多了。好到都已经可以吐自己槽了。
【出差的机长,你快回来~~~~~~~~【唱

忘记了最近在哪本漫画里看到这样一句话:
『与其事后才后悔没有去做,还不如豁出去等做了再后悔,这样才能向前进。』
要勇往直前。
当然,其实真正的选择是不会后悔的。会后悔的往往都不是真正的选择。



====================


关于雷的经验谈。

要拯救萎靡的精神不只有“注射鸡血”这个江湖良方。
反过来,豪迈地踏进自己雷区未必不是个有用的极端策略。那种让人雷得浑身打摆的高压电对恢复脑细胞活性确实有着显著功效。

举个例子。
最近突然对某个角色旧爱新爱一并发作,原本快要枯死的我开始刨图刨本刨作者以进行一定程度的自救。
可是单单把这个角色作为个体喜欢的我在各种旮旯角落都遭遇了“5公斤级TNT”的破化力。
那些与此角色相关的(在我看来)无一不惊悚无一不猎奇的CP们……岂止是雷啊啊啊啊啊啊……!那是雷到天顶星了!简直雷到大脑罢工筋脉寸断血液逆流死去活来!
可是为何这种雷的感觉……让我感到了仿佛电流击穿心脏一般的究极的刺激……其实很爽,真的太爽了!爽到我都抑制不住被雷的快感,然后手自己动起来拼命买雷本,买雷本,还越买越兴奋……!
于是原本快枯死的我就这么突然兴致高昂起来了!

顺便在这个挖地雷的过程中发现一个很让人不甘心的事实。
喜欢的作者甲在画喜欢的动画C中我喜欢的CP,同时也在画喜欢的动画O中我超雷的CP……
喜欢的作者乙在画喜欢的动画C中我超雷的CP,同时又在画喜欢的动画O中我喜欢的CP……
这是一件多么让人遗憾和失落的事情……【跺脚


====================


麻乃她也是救星之一。
前天晚上抱着麻乃再录在床上翻滚到凌晨三点。喜欢的我完全放不下来。【谢谢机长借我麻乃!谢谢你体谅贫穷的没钱买麻乃的我!】
麻乃的朱雀太萌了TVT!看得出来她是一个对朱雀心理有着仔细分析和深刻认识的作者。不过鲁鲁视点的本子也有><【究竟哪个作者没有自己的看法啊你简直在说废话!】
甜本和虐本穿插着,内容很多很充实(再录了7本),反而不好说感想了。
说几个很触动我的细节。
1、真心喜欢上鲁鲁的朱雀,梦见了自己杀死ZERO的场景。在满心欢喜向鲁鲁说着“这样你就安全了,在这个和平的世界里我们可以更加靠近彼此了”的时候,却转身看见了他剑下那具被刺穿心脏的尸体竟然是鲁鲁修。然后朱雀哭着醒过来。
2、鲁鲁挑衅朱雀说你真的爱优菲吗,难倒不是为了自己理想而利用了她吗?之前就这样怀疑过自己的朱雀气急地掐住了鲁鲁的脖子,说别把我和你相提并论,我才不是那样。鲁鲁那单手便能掐过的颈项上纤细的触感夺去了朱雀的注意力,抓到了朱雀空隙的鲁鲁举枪对准了他的头,毫不留情地说你想是你先折断我的脖颈还是我先扣动扳机。而后两人陷入不留情也不相让的相互指责相互怒骂中。其实他们都不懂得真正的彼此。看着对方双目中映出的自己,两人的感觉同是“不舒服”。而后他们将这些无法传到对方心里的的想法和怒意诉诸于了身体交合的激烈中。
3、每晚都梦见用不同方法杀死鲁鲁修的朱雀在醒来的时候无不例外地发现下半身产生了生理反应。恨着鲁鲁修的朱雀却在随地的索求着鲁鲁修的身体。鲁鲁修舔舐着做完便走的朱雀留在他身体里的精液,心想朱雀的全部都是他的东西就好了。只剩自己的学生会室里,鲁鲁拿起朱雀的外套放到脸旁吻(闻)了上去,却被恰巧回到门口的朱雀看到,朱雀不知所措地逃开,在心里提醒自己鲁鲁修的全部都是我的这种事情不能够去想。作为圆桌骑士的朱雀和作为ZERO的鲁鲁最终站在相反却能够对等的立场,都做出了将要亲手杀死对方的觉悟,却又同时心想,鲁鲁修/朱雀,你是我的憧憬啊。
4、文……文具play那还真不是一般的猎奇啊囧。调戏不成反被调戏的鲁鲁你保重!故意装作被调戏却乐等着反调戏的朱雀你自重!
5、有一幅相互握着的骑零的和帝零的手,莫名的温情和伤感从简单的画面里传过来。先是眼睛,而后是心脏,都能感受到那种无需言语的、他们之间由最初的复杂归零为最终的简单的信任和爱。【泪】



====================



刻了字。
装模作样的小执着。自作聪明的大满足。
ipod-no yuu no life
真希望能更多地听到他的声音。再多些再多些。
……所以说枭和俎上鲤紧出单行本紧出drama啊!小学馆你是在搞毛啊搞毛啊还是在搞毛啊!有钱赚你都不乐意!太令人愤恨了!是不是你的脑壳也被门夹过啊……!=皿=

枭和俎上鲤感想待补。
这是一个很复杂的故事。关于穷途之鼠,关于忧郁蝴蝶,关于迷途之枭,还关于俎上鲤鱼……【滚



=====================



谢谢把重达5kg的『源氏物语』搬到我家的摇头童鞋= =这下子我失眠的深夜里又有新的寄托了……

| ギアス愛してる | コメント(4)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

プライベートモード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