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2011.01.10 02:23

10年的下半年对我来说真的不容易。
打工,论文,学业,人际关系,尤其是最后这个,折磨得我对生活快要绝望天天只想归隐田园养鸡种地。
对二次元的关心渐少,稻妻可以堆积12集不看,三个月不碰游戏,一个月不听中村,似乎再这样继续下去就真的要脱宅了。

我可不想生活得总是郁猝疲劳行尸走肉。
虽然不能否定三次元的生活,毕竟有着三次元的血肉之躯,二次元的各种消耗也得靠身处三次元的自己的努力才得以支撑。
但是二次元之于我来说真的是一个精神的温柔乡,治愈功能绝对正无穷。
并不是非要将二、三次元区分个彻底才甘心。只是经历了脱宅生活的自己领悟到了二次元对我来说有多么的重要。
打心底,不想失去它。

所以该是恢复的时候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柔軟的傷跡 | コメント(2)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

2010.06.30 04:23

豪炎寺你再不努努力你在我心里NO.1的地位就要被美国甜心抢走啦你知不知道呀!【摔】

其实我怎么能把错怪到豪炎寺身上呢……
明明就是美国甜心他……实在太萌了嘛!!!【跺脚】


等等这篇日志的主题不是这个,我完全偏离方向了……




其实我是想说,我要去梦里面抓蝴蝶啦~
大概会抓一个月那么久?
期间博客、腿特、扣扣之类的大概会很少check了
不过我觉得阅读器这玩意我大概还是会看看的
这两天已经尝试着让自己不去依赖诸如腿特这类地方
好像也没有非常难受得像人生缺了什么似的
看来还是能戒的嘛=。=

接下来的一个月,是为人生拼搏的一个月。
我有无论如何都要追逐的东西,无论如何都不可以放手的东西,无论如何都要把它赢回来的东西。
我想这大概是唯一一个让我能够喜欢上自己的可能。

“无法喜欢自己”是我最大的缺点。
在清醒着的时间里大概有3/4我都在本能地厌恶着自己。
似乎没有任何理由。

紧接着而来的是“害怕另他人失望”的恐惧感。
这大概是从小就不怕鬼神不怕××总之各种不怕的我唯一害怕的东西。
我有些许重要的人,是那种会把他们放在心里一辈子两辈子三辈子的那种。
尤其是他们,我不可以令其失望。
我唯一的“胆小”大概都用在了这么无能的地方。

其实这挫毛病落下病根很久了。
有天删日记的时候偶然瞥到了五年前发过的一点点牢骚,以及为此引发的机长对我很长篇幅的安慰。
看得我鼻子一个劲发酸。
我并未有多少改变。
我还是五年前那个无知又无能的自己。
真的一点长进都没有。

这些天我经历了太多情绪上的大起大落,太多不可抗力的崩溃打击,太多扪着心门的质问“凭什么我不可以”。

已经无法去细数每一次憋屈,每一次哽咽,每一次暴躁,每一次没有声音的哭喊,每一次近乎发疯的自暴自弃。
那是没有意义的。

我必须努力。
我必须变强。
强到我再也不需要去考虑“我必须变强”这种听起来很幼稚的事情。
强到我终于能够认可自己,对着自己说一句——你是好样的。
强到我可以让那些我不能令之失望的人们有朝一日终于能够对我说一句——你是我的骄傲。


R桑说过一句话让我感触良深。
“变强是个很模糊的概念,具体点,你希望的是怎样的强度。”
我想我已经找到了一个暂时的强度可以去量化和具象化,那就是能够让自己认可自己的“强”。

这是目前离我最近的目标。
近到只要付出努力便触手可及。
我该从实现它做起,让自己真的不再继续讨厌自己。

说那么多废话,其实中心思想就是:“我要去梦中逮蝴蝶了所以一个月后再见~”……这样orz

| 柔軟的傷跡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

2010.06.28 04:43

最近总是感到身心疲惫。
原因其实自己心里也清楚。
只是觉得承认了便等于承认自己真的废柴。

说明白点,就是我觉得萌一样东西很累。
太累了。
太多的信息需要去收集,需要去检阅,需要去转换为自己的记忆。
当然还有自己的脑。
脑内总是在沸腾着,可沸腾后能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吗?能让你在萌这东西的道路上有前进了多少呢,比别人获得了更多的什么吗?
根本没有。
所以很累。
累坏了。
来自外界的和来自自身的各种矛盾纠结在一起,令我快要疯掉。

说着说着感觉又变回好几年前那个没事就无病呻吟的自己。
说实话有点恶心。
其实我挺恶心我自己的。

前面说过,我觉得萌一样东西挺累的。
那么更多呢?
萌两样,甚至三样。
对他们都掏心挖肝付出全部身心。
这其实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人的精力毕竟有限,时间也是。
我大部分的时间都花在睡觉和教室里,对于他们,我能给多少?
而对于他们的其中之一,我又能给出那些“多少”里的“其中之几”?

所以我很矛盾。
我拼命想要维持一些东西,而维持这些东西会迫使我牺牲掉另外一样我正在努力维持的东西。
这种恶性几乎令人发疯。

昨天跟机长说,其实我挺佩服她的,能画画能写文的,萌的也够专注。
机长说“我闲嘛”。

当时挺想反驳,可好像被另外的话题岔过去了。
我想这不是闲不闲的问题。
而是一个人的能力问题。
很可惜我是没有能力那一种。
我不想把所有的错都推给时间,时间我是有的,大把大把不经意挥霍,却不是用来给予这些真正需要它的、我所萌的那些一二三。

哎。
其实最归根结底的道理我懂。
不就是等价交换么?
付出才会有收获。
我只是不想付出更多的苦劳去磨练自己。
所以才变得像现在这样半吊子。
天天无所事事的。

| 柔軟的傷跡 | コメント(2)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

2010.05.26 06:09

老大不小了,早已过了可以畅谈诸如“我的梦想是成为XXX”或者“我以后希望做XXX”这等美好愿望的年龄。

可是有什么办法。直到现在我才找到一个能让我打心底里喜欢、充满好奇、跃跃欲试想要一探究竟、并且有自信不会产生恐惧心理的职业——录音师(……!?)或者录音师升级后的音响监督(……!?)。
所以说我果然还是太天真了。

这种话也不能跟爹妈讲对不对?
讲了只能让他们穷担心,想“这孩子是不是想放弃现在的学业让人生重来一次!?”

其实我不是没想过这条路。
放弃,然后重新开始。
只是每每思考这个问题超过五秒,一种莫名的恐惧感就会汹涌而来,让我在绝望和心死中看清了冷冰冰的现实。

怪只怪梦想来得太迟,而我输不起时间。


也许以上烦恼也是我五月病的一个原因……
可最大部分还是因为那什么……压力,吧。

那是因为最近陷入了一个僵持不下的恶性循环:
压力大——于是必须学习——学不懂所以压力更大了——那么再继续学——可是因为压力太大导致脑子不进东西——于是干脆不想学了——这下压力不是更大?
总之就是这种僵局,最后结果是自暴自弃天天吃了睡睡了吃足不出户抱着电脑过起猪圈生活,自欺欺人什么都不想。
虽然明知这样是不行的。

这绝望的状态持续了几乎整个五月。
让我想起了三年前那个糟糕至极的夏天。害怕自己重蹈覆辙,可偏偏又刺激着我更加地惊恐,更加地消极。
上星期终于因为这紊乱的生活规律和生活情绪病了一场。
于是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其实过去的每天里都这么觉得但是哪天拿出过“改变”的勇气和行动?】

今天借着去朋友家拜访的机会终于出了门,然后逛了一整天街,当作是转换心情和发泄的好机会。
凭着那种“憋屈太久今天干脆豁出去”的冲动,我非常不理智但是也非常爽地败了一大笔……
买了一堆皮具……什么的,一堆内衣……什么的,一堆巧克力……(!?)什么的……
我今儿才知道原来我还能像一个正常女人那样败家,就跟败宅物一样豪迈(?)。

晚上去朋友家吃晚饭。
家里有个很大的庭院,庭院的一角修了个日式池塘,里面养了一堆日本锦鲤……
我很佩服居然能有人这么有闲工夫自己打理这么大的庭院……
不过坐在庭院里吃晚饭的时候我确实被那种沁人心脾的舒适和惬意感动了,当时就想,要我也能有这么个庭院,自己劳动自己打理也值了。
真希望我老的时候,也能有个这么安静舒适的居所。

放几张庭院的照片。

那个有点日本风情的池塘
DSC00971.jpg

丛中小溪
DSC00972.jpg

站在院子深处看自宅
DSC00973.jpg

院子里的紫藤花
DSC00974.jpg

养在另外一个池子里的锦鲤……
DSC00976.jpg

真糟……又买了一堆巧克力……
DSC00978.jpg

| 柔軟的傷跡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

TAT

2010.04.26 03:53

一想到自己的没头脑就觉得十分悲伤……
这辈子我还活得明白么……
自我嫌恶的感觉一旦涌上了就很难在短时间内消退……
烦死我自己的不得要领和胡乱鸡血
差劲透了TAT

| 柔軟的傷跡 | コメント(2)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

プライベートモード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